骄傲的君王:不 骄傲的讲员:不、不、不

◎许算兴

(续……)

新约对君王骄傲之教导

新约圣经记载希律王基帕王(徒12:21-23)的骄傲。他是希律安提帕的儿子,大希律的孙子,在主后41-44年作王。当时希律亚基帕王在大希律所建的凯撒利亚城内一间剧场对群众说话,他说完后,群众赞赏他说:「这是神的声音,不是人的声音。」(徒12:22)希律王没有荣耀神,却接受群众的赞赏归为自己的荣耀。我们的神是忌邪的,祂不喜悦人夺取祂的荣耀(申5:9)。「希律不归荣耀给神,所以主的使者立刻罚他,他被虫所咬,气就绝了」(徒12:23)。凡自高的必降为卑。

神恨恶骄傲的君王,虽然他们有崇高的地位和高强的本领。神尚且恨恶世界上骄傲的领袖,更何况是骄傲的神仆,因此神的仆人不应该自高自大。

主耶稣教导说,恶念污秽我们导致我们有骄傲的心(可7:22)。「凡自高的,必降为卑;自卑的,必升为高」(太23:12;路14:11,18:14)。我们当认真地思考耶稣不断重复的警告。

保罗拥有肉体上可夸的事:「我第八天受割礼;我是以色列族、便雅悯支派的人,是希伯来人所生的希伯来人。就律法说,我是法利赛人;就热心说,我是逼迫教会的;就律法上的义说,我是无可指摘的。」(腓3:5-6)。他觉悟到他不应该为这些属肉体的事而骄傲,因此他把自己所拥有的属世骄傲看为粪土。

保罗也没有为着事奉的经验而骄傲。路加记载当保罗和巴拿巴在路司得医好生来瘸腿的人之后,众人都尊崇保罗和巴拿巴。他们称保罗为希尔米,因为保罗说话领首;巴拿巴为丢斯(徒14:11-12)。丢斯庙的祭司要同众人向保罗和巴拿巴献祭,但保罗和巴拿巴撕裂衣裳,严厉地拒绝众人的尊崇,因为他们知道自己只不过是人,惟有神才配得荣耀。

当保罗信主并事奉神廿年之后,他说:「我原是使徒中最小的,不配称为使徒,因为我从前逼迫神的教会。」(林前15:9)。他事奉神廿五年之后,他说:「我本来比众圣徒中最小的还小,然而他还赐我这恩典,叫我把基督那测不透的丰富传给外邦人。」(弗3:8)。后来他事奉神卅年之后,他再说:「基督耶稣降世,为要拯救罪人。在罪人中我是个罪魁。」(提前1:15)

保罗不为属肉体的事而自夸,也不为拥有许多的事奉经验而骄傲。他所夸的是基督的十字架(加6:14),并且说:「如经上所记『夸口的,当指着主夸口』。」(林前1:31)。

雅各(雅4:6)和彼得(彼前5:5)强调神敌挡骄傲的人,雅各和彼得的话是取自于七十士译本的箴3:34「他讥诮那好讥诮的人,慈恩给谦卑的人。」

接着雅各劝勉说:「现今你们竟以张狂夸口;凡这样夸口都是恶的。」(雅4:16)一位真正认识并爱神的仆人,他会过谦卑的生活,却不自傲。

结语

让我们从玛代波斯一位成功却谦卑的人物,以及两位神所重用却不骄傲的仆人学习。

大利乌王是玛代波斯的重要人物,他为国家作出了很多贡献,却没有成为骄傲的君王。当冈比西斯二世统治玛代波斯时,一位王室大利乌成功镇压国家反叛者高默达(Gautama)。后来他作王(主前522-485年),就用贝希斯敦的石壁作铭文为记念他的胜利。

贝希斯敦铭文石刻刻在巴格达和德黑兰之间的石壁悬崖,离地高达一百公尺。大利乌王选择这好地点刻下他的铭文。在这铭文刻着一位高大的人正举手站着,他面对着其他九个人,背着两个人。那高大的人就是大利乌王,他把一只脚踩在他面前正卧着的高默达,另外九个跟从高默达的人的手被绑着。

贝希斯敦铭文石刻首次被丹麦人Carsten Niebuhr(1774-1778)发现。后来英国人劳林森(Sir Henry Rawlinson)继续研究这铭文。他将他的研究成果写成一本书:“Memoir on the Persian Version of the Behistun Inscriptions”。

贝希斯敦铭文石刻波斯文译版:

「寡人大利乌,伟大之王,众王之王,波斯之王,列省之王,舒士他斯伯之子,阿尔沙米斯之孙……寡人之族人古来即为王者……赖阿胡拉马茲达/至高神之恩,寡人为王。列省隶属寡人,且赖阿胡拉马茲达之恩,寡人为列省之王:波斯、巴比伦、阿拉伯……以上即是属寡人之列省,赖阿胡拉马茲达之恩。阿胡拉马茲达将此帝国授予寡人。阿胡拉马茲达之恩,寡人保有此帝国。」

从以上贝希斯敦铭文中,我们学习到大利乌王非常高举阿胡拉马茲达。阿胡拉马茲达是大利乌王的至高之神。大利乌王所做的一切事都是依赖阿胡拉马茲达之恩。从神普遍恩典的角度来看,大利乌王配得成为我们学习谦卑的榜样。我们为大利乌王感到羞耻,因为作为神的仆人,我们既接受了神特别的恩典,却还为自己的成功而骄傲。

接着我们要从两位已为神行了大事却仍谦卑的仆人。第一位是约翰·加尔文(1509-1564)。他是瑞士日内瓦的宗教改革家。他为主行了许多事。他一生的成就,包括:日内瓦教会的改革,成立一间学院(其学院后来成为日内瓦大学),撰写廿四卷旧约註释书和廿六卷新约註释书(除了启示录),谢了数千讲章,撰写《基督教要义》(从开始的六张扩充至八十章)。

加尔文临终前嘱咐说:「若我离世,不可在我墓碑上写任何字」,迄今仍不知其墓地之所在,加尔文所有的事奉都是为主的荣耀。与加尔文恰恰相反,今天有些神的仆人为自己的事奉而自夸说:「我已向几千人讲道;许多人因我的事奉而悔改;我已建立了多间教会。」这是个忘乎所以的神仆人。其实他要承认,他事奉的一切果效、所拥有的恩赐或才华都是神的恩典。神的仆人不该成为骄傲的讲员。

第二位是以撒·华兹(1674-1748),他是一位才华横溢的英国人。他拥有语言的恩赐,五岁时学拉丁文,九岁学希腊文,十一岁学法文,十三岁学希伯来文。他也有音乐才华,写了六百首基督教诗歌,以致被称为「英国圣诗之父」。其中一首是《我每思念十字宝架》,在第一节他说:「我每思念十字宝架并主如何在上悬挂;我就不禁魂忘身家,鄙视从前所有骄傲」;第二节他说:「愿主禁我别有所夸,除了基督的十字架,前所珍爱虚空荣华,今为祂血全然丢下,」。以撒华兹始终谦卑,不因成功而成为骄傲的讲员。

保罗说末世之人的特征之一就是喜欢自夸、狂傲(提后3:2),但愿神帮助我们作为末世的神仆,在事奉上不要像自夸和狂傲的属世的人。一个以谦卑事奉的仆人是敬畏神的仆人(箴言15:33;22:10)。但愿神帮助我们,使我们单单高举基督的十字架,非高举自己。既然神抵挡骄傲的君王,祂必然也抵挡骄傲的讲员!骄傲的君王:不;骄傲的讲员:不,不,不。因此保罗说:「即是这样,哪里能夸口呢?没有可夸的了。」(罗3:27)我们作为神的仆人,让我们向稻穗学习:「愈饱满愈低垂」。我们愈被主使用就要愈谦卑,而非骄傲。黄彼得牧师已几十年事奉神,他却没有自高或自夸,让我们学习他谦卑的榜样。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