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怕”的故事

◎田立柱

 

马太福音13章15-17节:

“因为这百姓油蒙了心,耳朵发沉,眼睛闭着,恐怕眼睛看见,耳朵听见,心里明白,回转过来,我就医治他们。但你们的眼睛是有福的,因为看见了,你们的耳朵也是有福的,因为听见了。我实在告诉你们,从前有许多先知和义人,要看你们所看的,卻沒有看见;要听你们所听的,卻沒有听见。”

这几节经文中的“恐怕”这个词,常有被“误解”的可能性,因为这个词的意思,是担心和忧虑的意思。如果这样的理解,那么这里的含义似乎就是“担心”了,担心他们的眼睛看见以及耳朵听见了,也就担心他们心里明白了,因此就会得到医治了,让人很容易理解为,不希望如此这般,而是任其下去了。但是显然如此的理解,就陷入“误区”当中,联系到开始的话,他们的眼睛和耳朵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油蒙了心”的缘故,心里不明了,眼睛和耳朵,也就失去了效用,陷入到“混沌”之中了。显然是希望他们能夠脫离这样的状況。

对於一些人说来,卻有不同的情況,他们的眼睛和耳朵是沒有阻碍的,是有福的,这其实也暗示我们,这些人的心中是明朗和清晰的,好像在八福之中所说的那样:“清心的人是有福的,因为他们必得见神”。而“油蒙了心”,就不是“清心”之心了,难免陷入“迷糊中”。所以这里的“恐怕”确实应该“另作別论”,假如将这个词,置之於下半节的前面,也就是“恐怕”百姓油蒙了心,耳朵就发沉,眼睛就闭着,因为“恐怕”眼睛看见,耳朵听见,就可以得到医治了,现在有新译本的翻译,就是按照这样的“进路”处理译文的,意思就比较“明了”许多了。

马太福音这里所引用的是“旧约—以赛亚书”里面的话语,那时候先知以赛亚,面临着百姓们集体“迷糊”中,因此以赛亚的使命,就是去“提醒”百姓们,及早的改变过来,尤其重要的是,这是以赛亚先知在“主的宝座”之前,所看到的異象,所听见的“主的声音”。那是个“动盪的时代”,面临这诸多外敌进攻的危险之中,那些耽於“享乐主义”之中的犹大的国民们,仍然处於盲目的“乐观”当中,失去应有的“警觉”。因此主有声音向“先知”展示出一幅“图画”,一幅淒涼的图画之中,“城邑荒涼,无人居住,房屋空閒无人,地土极其荒涼”,从某种程度上说,这就是“审判”的图像。这其实也是“先知”所担心的事情。

究其原因,马太福音在此要言明的乃是,要明白这些隐喻所传达的意涵,其实重要的在於首先去掉心里的那些“脂油”,使人的心不被遮蔽。也就容易明白这些话语之中的意义了,也就达到“心明眼亮”的境界,明白这些隐喻並且和自己的处境相联系,从而获得正确的“选择”,而这正是那个时代许多人所缺乏的“敏锐”,正如同在马太福音11:16节所说的那样“我可用什么比这时代呢?好像孩童坐在街市上招呼同伴,说:我们向你们吹笛,你们不跳舞;我们向你们举哀,你们不捶胸”。失去对处境的敏感,其实也就失去了对神话语的接受。不独那个时代如此,无论什么时代也都如此。

来源:翼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