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的種種情懷

◎鄭玉雲

何謂「情懷」﹖情懷就是人對著外在的人、事、景物和際遇所生發的感情和感應,可以是感恩、感激和感動,也可以是感慨、感悟和感召。

對歲月流逝的感慨

過去、現在和未來是人生的經緯。對歲月流逝的感慨是古今人類最強烈的感覺,尤其是對生老病死更是傷感。過去的歲月出現過昨天的我,也造就了今天的我。這個我時而活力充沛,時而軟弱不濟。無論如何,能夠活著全是上主的恩典。上帝裝置的內恆感令短暫人生常現空虛和慨嘆「…我們度盡的年歲好像一聲歎息。」(詩篇90:9下)

對舊人舊事的懷想

感謝生命中出現過許多舊人、舊地和舊事。這些際遇造就了多少的樂與哀、笑與淚、愛與恨、情與義、聚與散和得與失。經歷造就我的成長和成熟。懷舊是一種對過去的人、事、物的尊重、倦戀和責任。好些盛載著回憶和情感的照片、日記、影音、歌謠、物品和旅程,令人生發種種情懷。「遇亨通的日子你當喜樂;遭患難的日子你當思想。」(傳道書7:14)智者有所樂和悟,愚者只有苦與悲。

對文化經典的珍惜

人類想留住美好,於是文化遺產和經典作品出現了。這些瑰寶揭示了人類文明、普遍價值和心靈感通仍舊活躍。所謂經典就是符合普世價值,對社會產生提攜作用,歷經過時代淘洗的東西。我們大可以經典詮釋智慧,以智慧詮釋人生,以人生詮釋人性,以人性安頓人心。經典可以是很簡單的事物,如心愛的文藝作品、珍貴的文化或自然遺產。它能給我感動。「…凡是真實的、可敬的、公義的、清潔的、可愛的、有美名的,若有什麼德行,若有什麼稱讚,這些事你們都要思念。」(腓立比書4:8)

對自然世界的情意

陶淵明的詩,充滿著一種山水情懷,渴望回歸自然。所謂「仁者樂山,智者樂水」,以山和水為喻,道出人和自然可融為一體。山的厚重卓拔,與仁者相似;水的圓融通脫,與智者相似。還看吟詠明月之詩,如「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時..」。又蘇東坡的《水調歌頭》「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時古難全,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從月亮懷想人生的聚散,寄託思憶之情。

對他人、遠方的胸襟

人可以獨自懷想,但不可以自我中心。罪和苦的由來常是因為個人或人際間的自私自利,貪婪狹隘或嫉妒紛爭所致。但願情懷未老,你我的心胸還有空間惦記他人和遠方世界的福祉。讓我們舉起禱告的手,或展現同情和施與的胸襟。

人生需要懷想和追憶,如同一個登山的旅人不時停下腳步,歇一歇,瀏覽沿途的風景。若匆匆走過,會錯過許多幽徑和勝景。我們不甘心只作個經濟人和平面人,願做個有情人,享受種種情懷。

「我追想古時之日,思想你的一切作為,默念你手的工作。」(詩篇14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