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得太晚了

埋葬爱妻后回家,竟还有不少慰问亲友尚未离开。回想爱妻的遗体慢慢下进墓穴的那一幕,再也克制不住内心的哀痛,泣不成声,当看见孩子们的悲伤神情,我禁不住嚎啕痛哭…。

我在墓地默不作声,想起一向以来怎样的亏待她。我说话粗暴,毫不关心,最清楚记得的是:我任凭她独自解决家庭所面临的各样经济问题…。

本以为当天是我一生中最凄惨的经历,显然,那还算不得什么,接下来的经历更使我伤心破碎、痛心疾首…。

我5岁的小女孩,好几回一边跑进房间一边呼叫着母亲,似乎忘了斯人已矣,随后满面失望地又走出房间…。

夜深了,我久久难以入眠,突感这个家变得那样冷清清、空荡荡的…。

我极度难过的一天终于来临,就是孩子们开始上学的那一天…。那天早晨他们起床之后,我慌乱不知所措,孩子们也茫然不知该做什么…。

平时,天刚亮,母亲就叫醒孩子们洗澡,准备好衣服,做好早餐,让孩子们衣着整洁,吃完早餐就送去上学。

现在,孩子们只有在餐桌沉默不语,安静等候…。我打开冰箱一看,里面只有生原料。平时打理整洁的家,现在却显得混乱不堪…。

我立即出去买早餐,付账时感到惊愕,5万盾竟然完全没有找回钱。想起给妻子的5万盾竟能维持一家人一天的生活费,我还老是发脾气…。

买了早餐回家时,孩子们都显得很饿,迫不及待…。

时间已经07.30,平时爱妻早已送他们上学了,但此时我才买了早餐,心想若是迟到了,希望他们的老师能谅解,因为我们刚遭到不幸。

当时间已指着08.00,我的心愈加慌乱,因我还未送孩子们去上学!我顿时感到身边失去贤内助的那种无法形容的失落感…。

我扪心自问:难道这就是爱妻一向在家所做的工作吗?为何我总是以为她在家无所事事?总认为她的工作是微不足道的…??

我在办事处还空虚茫然,精神恍惚。许多同事还走近我身边,向我表示深切的哀悼…。

中午,最小孩子的幼儿园主任老师打电话说,其他同学都已放学回家了,我的孩子却还没人接。

中午十二时,我第二个孩子也打电话说,他已经放学了,要我去接。

迄今,我完全不知道孩子们的上课时间表,我只知道工作,其他的一概不知。

我最大的孩子到下午二时才放学,为此我就不能再回到办事处。

我在学校前还看到三天前爱妻因车祸所留下的血迹,这场突如其来的车祸竟然夺去了她的生命…。

回到家,孩子们脸上都露出饥饿的表情。显然,我远不如爱妻那样贤惠,不知如何经营家庭,以及如何妥善地安排时间。

我必须快快到饭铺买午餐,同时也买了晚餐,这一整天竟然花了20万盾的生活费。天啊!若是一个月将怎么办?我的工资肯定不够应付一家四口的开支!

“上帝啊!我要在祢面前忏悔,祢的惩治和管教是何等公义,何等清正。我受苦是与我有益的,为要使我学习祢律例。”

失去爱妻的日子使我的生活变得凄凉杂乱,家庭经济也随着陷入困境,孩子们照顾不上,喜欢吃的食物也不再有了,整个家没人收拾,没人护理,园中种植的花草不再散发芬芳…。

在这之前,我总觉得外面的女人比妻子更美丽…。

如今,我若能弥补过去对爱妻的亏欠,我必要好好待她保护她。我愿意改过自新,温文尔雅地对她说话,更要全心全意地爱她…。

回忆过去,每天她是多么劳累,然而我回到家还常常大声责骂她…。

当我娶她为妻时,她情愿离开爱她的家人,跟随我过着简朴刻苦的生活…。

到了深夜,我又悲痛哭泣,越哭越伤心…。我若能赎回,我愿意以自己的生命为赎价。我要她继续活着。上帝啊!我向祢哀求,让我替代她躺在坟墓里,因为对我,对孩子们,这是极大的痛苦。我们都承受不起…。

坦白说,平时我与孩子们不太亲近,通常他们都与母亲在一起。而我,每天只知道工作,回家,睡觉,又再工作…。任何有关家庭的事,我都一概不管…。

我的爱妻…,

我祷告,但愿妳的付出和妳对家庭所做的一切善工像馨香的祭蒙神悦纳,在天上领受佳美的赏赐。

我呜咽地哭着,我幻想妳的容貌…。

妳未曾为劳苦的家务而叹息,妳默默忍受一切,未曾向我索取我能力不能及的东西…。

我心爱的妻…,

为何到此时我才爱妳?为何当妳已蒙召回天家后,我对妳的爱才如此熊熊燃烧?请妳饶恕我。我对妳爱得实在太晚了!

经上说:“你们作丈夫的,要爱你们的妻子,正如基督爱教会,为教会舍己。”(以弗所书五:25)

(请参阅:箴言卅一:10~31;以弗所书五:2;歌罗西书三:19)

小牧人辑

~ 译自印尼文网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