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而復得的省思

梁右典

損失是人人厭惡的,因失去原本擁有的,令人哀傷;獲得是人人喜愛的,因得到原本沒有的,叫人雀躍。失去與獲得,在人生旅程必定不斷上演。但在得失過程,或得而復失、或失而復得,究竟代表什麼意義?那是憑著運氣嗎?還是歸於宿命呢?都不是。在上帝眼中、在基督、在聖靈裡,我們仰望全能上帝。信心宣稱:神掌權,若不經由祂允許,就必定不能發生;不管在何種處境,神也讓萬事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

曾經都是離家浪子
人在世上面對吸引、誘惑的事物不可勝數,或名聲、或錢財、或人的情感。如果獲得的,讓我們因此遠離神,那這樣的獲得並不能稱為獲得,這種獲得反而使我們遠離福份,不再依靠上帝,那就有禍了。假使損失的,甚至讓我們一無所靠,轉而得以全心仰望上帝,那這樣的損失並不能稱為失,反倒這樣的損失使我們充滿盼望,那就有福了。如此看來,世俗的得與失,需要以基督的心為心,以此為標準加以衡量。得失之間似乎就不那麼刻板,意義得以翻轉,端看我們是否依靠上帝。擴而言之,可以說沒有禍福人生,只有有福人生。
得而復失、失而復得是一組對照詞彙,前者令人感到難過與惋惜,後者叫人感到興奮與讚美。《聖經》路加福音第十五章記載三則失而復得的例子,更是人人皆知,「失而復得」總是能夠吸引我們的眼光。其中透過「浪子回頭」的例子,浪子不因曾是浪子而被拋棄,這可以安慰許多人的心靈,而那深藏內心的創傷,在此經文中得到莫大的撫拭。這是專門針對浪子而言,有慈父的接納與恩典,使得浪子不會因為一時的迷途而永遠失去盼望。更確切的,因為上帝有公義、有憐憫,在祂的慈愛引領下,讓浪子親身體驗後,回到慈父懷中。但是,誰又希望成為浪子呢?
廣泛意義來看,其實我們都是失而復得的一群。不論世人是否認識主,主在我們未認識祂之前,祂就定意,必定愛我們到底。基督徒更是蒙恩的罪人,但主不看我們沒有的,透過十架大愛,主的寶血已洗清我們一切的過犯,並把義袍加在我們身上,叫我們因信稱義。長闊高深的愛,是我們無法測度的。我們都曾是失落的一群,其實不比浪子來得高明;浪子只是較為凸顯他的「浪子身份」,我們何嘗不是浪子,都是主用重價贖回的呢?透過浪子的故事,其實在某種意義上,也都提醒我們是失而復得的一群人,應當悔改,但不至失去盼望。因上帝是我的磐石、我的山寨、我的高臺,我的好處不在祂以外。感謝主,我願意說我是失而復得的,為自己再次交託在主的面前,也感謝上帝用笑臉幫助我,不看我所沒有的,只要願意悔改來到祂的面前,那是全然的接納。

多一些溫柔與耐心
如此一來,失而復得的意義更可以是普遍的:因為從浪子想到自己,由自己想到別人,人人都是浪子。我們就像無方向的船隻,都需要找到停靠的港口,得以安心。當我們看到經文中失而復得的浪子,真是提醒我們,應當關心在信仰中迷失的人們,不要一味責備他們,也不因此放棄他們。因為誰又能誇口自己在信仰中不軟弱跌倒呢?若不是主的保守,誰能站立得住呢?失而復得的我們,求主保守,讓我們再多有這樣的心志,就是多一點憐憫,多一點接納你我身旁的「浪子」,因為我們都曾經是浪子,主也同樣接納了我們。當我們看到經文中那父親的雀躍與滿足,就能體會上帝失而復得的心情;他不看浪子沒有的,而是完全接納他的歸來。屬靈意義在於回到神家中的,就應當歡欣鼓舞,不以世俗的種種條件為最高標準。因我們並不是效法這世界的好惡,乃是以基督的心為念。
換句話說,「浪子」在教會的眼中是不屬靈的,也沒有弟兄姐妹希望成為浪子,但當別人正在信仰中流浪,迷茫於人生道路時,我們不能不抱以同情、憐憫的態度。當然,也須適度指正,但我還是希望能有多一點柔軟的心、耐心等候,更需透過禱告、和氣、信心,將人引領歸主。浪子的處境,是我們常常會面對的情況,無論在教會內或外,屬靈的浪子身分不計其數。求主保守,使其歸回,也幫助我們有從祂來的眼光。
浪子歸回帶給我們另一個反思:浪子的流浪在神的引領保守下,是有意義的,更是一個重要的提醒,除神之外,我們不能在這世上有其他方法,能夠尋求到確實的安慰。也就是我們要完完全全對世界死心,因實在無法在世界得到完全的依靠。當我願意把自己再次交託在上帝面前,視萬事為損失,將耶穌基督成為我心中的至寶,不去效法這個世界,這實在是一件美事。在某種意義上,因這樣的認識,讓我們體會浪子的心情,知道上帝才是我們唯一的依靠與救主,萬物只是工具,一切都會過去。
感謝主,這是浪子回頭、失而復得的故事帶給我們的積極意義。為此,我深深感謝上帝信實的應許與帶領。

 

来源:飞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