谎言横行、到处布满假消息的后真相世界

卢国强牧师

东南亚圣道神学院

 

序言

还记2019年4月17日,普拉博沃·苏比安托在雅加达南部, 为了庆祝总统大选的胜利,他屈膝感恩的时刻?当晚编号02的总统候选人,单方面匆匆的声称已赢得了总统大选,并以62%胜过编号01的总统候选人。62%的数字来自普拉博沃内部的临时计算结果,声称是从320.000个投票处获得。最后,作为裁判的选举委员会正式公布不同的选举结果,并裁决佐科·维多多赢得了总统选举,编号02的总统候选人不能接受这个结果,且觉得受骗了。

相似的情形也发生在2020年11月3日的美国选举中,就是民主党的拜登对共和党的特朗普,有些媒体甚至称美国的总统选举在这方面与印尼的选举相似。意思是说无论是特朗普或是普拉博沃——根据各自的调查机构的投票结果——同样的深信自己会赢,甚至是大赢家。

因此,当选票仍在计数的当晚,特朗普迫不及待的宣布自己是赢家,还是大赢家。但后来,当隔天和其后日子开始计算邮寄选票(因为大多数民主党的人是通过信件投票),拜登慢慢的超越直到最终被宣布为获胜者。特朗普荒谬的反应不能接受,甚至指控在选票中有欺诈的行为,即使他无法提供欺诈的证据。这表明特朗普或多或少已经被民意的测验和周围的假新闻“骗”了,

另一方面,即使拜登已赢得总统席位之战,我们也可从这最大国家的选举过程中学到有趣的教训,即使特朗普输了,对他的支持仍然相当强大,因为拜登的赢度并不及主流媒体、社交媒体、民意调查或民意测验者先前所想象的。因此,在11月3日总统大选之前的几个月,主流媒体(CNN, ABC, CBS, NBC, 等)、社交媒体和民意调查的组织者都大力炮制拜登将大获全胜的新闻,但事实上并非如此。

这个现实应该是对大众媒体、社交媒体、民意调查行业和政治观察员的重击,因为他们提供了误导性的调查,通过控制网络空间爆发关于美国选举气氛,因为实际上,各种进行民意调查组织的媒体和方式,在数据收集过程中肆意散播谎言。直到最后,所谓的“真相”就越来越难以捉摸、越来越充满阴谋诡计。

谎言和模糊的真相

“后真相”被意为“表明客观事实对公众舆论的影响力不及个人的情感和信念”。因此,这个术语非常突出,也是官员、商人、神职人员所喜欢的,政治家更是倾向于忽略客观事实来塑造舆论。所使用的方法是故意说错话或不断伪造数据,再加上能够根据听众紧张情绪的修辞,而完全忽略正确一方的反驳或声明。根据Erica Goode:“撒小谎言或自我偏见的人,很可能会发展成更大的谬误,随着时间的流逝,大脑似乎就适应了不诚实的行为”。倘若大脑和思维已经成型(自动的将谎言变为事实),那么久而久之,不诚实就被视为是诚信(诚实)。这就是为什么在现今后真相的世界中,假消息是故意藉着社交媒体散播出来,立即引起公众的注意,并在不知不觉中被认为是事实的。

更糟的是,当今的后真相世界不能够区别什么是合法新闻,例如电视、报纸和收音机。常规新闻是经过过滤、阐明的信息,或有可靠来源的确认,然后才发布或广播;而通过互联网、手机或笔记本电脑的社交媒体所获取的信息,不一定经过编辑会(或新闻社)的核实,其中内容可能是真假参杂或是加盐加醋、八卦、诽谤和谎言的真相。这意味着社交媒体已经改变成一把双刃剑:一方面,利于在积极的事上推动群众,但另一方面也有可能被某些人滥用,为了散播一些负面和破坏性的事。

复杂的是:目前官方新闻媒体越来越少(越来越少人看报纸和看电视新闻),相反的,社交媒体越来越兴旺和失控。这就是为什么分发任何信息,包括八卦、诽谤、种族偏见、激进运动越来越猖狂,更何况社交媒体的“罪犯”或“恐怖分子”很难追踪,因为许多 “聪明” 人利用了非法的博客和不清楚的名字。

在当今疫情肆虐期间,因为通过社交媒体对互联网和通讯的使用日益密集和广泛,以致对于一部份的人:真相和谎言在他们面前都是一样的。再加上对于一些人,谎言似乎比含着真相的内容更具吸引力,特别是当谎言的内容是以厉害的措辞传达,而且含有耸人听闻或引起争议的内容。

谎言和理智的褪色

当一个人成功的摆脱真相,并不表示现代人不需要“真相”。然后以某种新版本的方式来创造、定义和描述真相(实际上是包含着真理的错觉,也就是谎言)。换句话说,那是个骗子或撒谎者冒充“真相的传播者”。表达出来的表情已被“包装”成一种令人信服和有趣的“真相”。因此,Paul Copan 和 Robertson McQuilkin所说是对的,就是说一个说谎的人,实际上已经“侵犯了真理,其中包括有意识的欺骗意图”。所以这里很清楚的说,撒谎不只是传达不真实的内容,也传达了不正确的东西,并有意图欺骗、破坏、让人跌倒,更是杀人的“包装”。

那么为何当今的现代人仍然相信这种被不真实内容包装的谎言?在此我们可见当前媒体力量的厉害,有些已经含有不合理的说谎内容,却还是能够“麻醉”人,叫人相信他信息的内容。这一点表明社交媒体其实并不中立,并故意执行特定任务,都是有意者故意安排的消息内容。

在这种情况下,我认为我们需要看一本Marshall McLuhan 和 Quentin Fiore在半个多世纪以前所写的书,书名是The Medium Is the Massage: An Inventory of Effects “媒介是大众时代:效果的清单”。根据他们,社会没有意识到将要发生的危险,“人们总是通过人与人沟通的媒体性质而不是沟通的内容来塑造社会”。其意大约是这样:在当今的信息时代,消息已经如此的混合,以致“麻醉”人,像按摩一样,很细腻又不察觉的影响许多人,因此,他们更受媒体性质的影响,而根本不在意通讯的内容。

McLuhan本人深信大众媒体会让人不会意识到媒体本身就是影响或控制现代生活的信息:“我们对所有媒体的常规反应,是技术白痴的麻木态度,要怎样使用它们才是最重要的。因为媒介的“内容”就像是盗贼带着的美味肉,用来分散看守人的注意力。”所要强调的是,媒体在创造一种环境的“力量”,这种环境在人们没有察觉中,可以缓慢但却肯定地影响着人们的思考方式。因此,当我们的思想只专注于某事时,犹如猎犬盯住“香肉”(就是被内容吸引),盗贼打算通过香肉来转移偷窃的注意力就可以冷静的进行了(因此贼就是媒介)。

这样,大众媒体或社交媒体以“静悄悄”的行动来“麻醉”人,以致他们更在意媒体的性质(例如,很吸引人、有趣又令人满意)而不是关注于内容(无论内容是好是坏,是真是假)。假如认为内容不重要,那么真相的话题也往往被忽略了。Douglas Groothuis也看见这种倾向,尤其是在西方媒体“力量”泛滥之际:“ 然而,美国文化几乎在没有任何的迹象中,或在各种各样勇敢的新媒体技术中对求真感兴趣,而智力懒散,非理性主义和彻头彻尾的反思想主义的证据无处不在。真相的观念常常沦为纯粹是个人的见解(没有验证);简而言之,相对主义腐坏了批判性的思维”。这意味着,在当今的信息 “泛滥”中,人们已经被引入一种失去深度、不批评的氛围中,以致人不再在乎是真相或否。可见当今社会很容易接受虚假或假信息的情况,然后将之复制或传递到任何地方,不知不觉将之当成真相。

这样,现今后真相的社会就面对这种气氛:从任何大众媒体或社会媒体(通过互联网,博客,垃圾邮件,社交网络,电子邮件,facebook,youtube,instagram,twitter)的信息和娱乐(音乐,电影,脱口秀等)已经混合在一起为要吸引人的心,因此许多人被这种没有过滤的无反射或没有关键的信息波流“带走”了。意思是,人类就像“休息”了他们的常识和批判性思维,而有趣或有争议性的数字信息的输入是如此的繁琐而又如此之快,以致许多人感到困惑,但同时又被“大量”的信息所束缚,其中大部分信息是负面性、破坏性和操纵性的。这就是为什么说在当今信息充斥的时代是混乱或乱七八糟的时代,当然也会影响基督徒、教会或基督教信仰。

结论

在结束此稿之前,我要提出一个简单的问题:你最近认真的阅读哪些有分量的书籍或文学作品?或问:你最近更多或更喜欢看娱乐性的节目、脱口秀、玩笑、八卦、视频,或是仍然花时间严格地阅读和思考一些繁重的资料和有分量的真理?例如,你通常更喜欢看Instagram,TikTok或Youtube(特别是观看5分钟的简短视频,搞笑的、有趣的、辩论性的,争议性的)而不是阅读像我这样的严肃文章?以上问题的答案将取决于这两种选择之间的结论:我们是随波逐流的基督徒,或是随着时代和周围环境的牵引进入整全真理的信徒?

法国神学家布莱斯·帕斯卡(Blaise Pascal 1623-1662),几百年前他的敏锐洞察力,仿佛已经“看见和预言” 当今的现代状况,并且已经提醒关于真理的重要性以及国际社会将抛弃真理的可能性:“如今,真理是如此的模糊不清,而谎言是如此的完善,除非我们热爱真理,否则我们将永远不会认识真理”。这意味着若我们不爱真理,就不会寻找真理,若不寻找就不会寻见真理。若我们不寻找真理,就不会认识真理,若不认识真理,我们一生的生活旅程便是枉然。

现在,无论是否愿意,是否预备好,我们已经陷入了一个充满谎言、恶作剧、假消息和虚假的后真理世界。即使难以面对,我们作为信徒,是蒙召要“使我们无可指摘,诚实无伪,在这弯曲悖谬的世代,作上帝无瑕疵的儿女,显在这世代中,好像明光照耀”(腓2:15)。因此,我们必须认真的注意阅读内容、娱乐,吸收和通过社交媒体的交流,特别是在当今疫情肆虐中,因为大多数人更多是呆在家里,更被各自的手机和笔记本电脑吸引。问题是:我们作为信徒是否会分类和有选择性的选择真理、圣洁,包括“凡是真实的、可敬的、公义的、清洁的、可爱的、有美名的、有德行的和配得称赞的”(腓4:8)?当然,只要谨慎小心的度过当今生活才能实现这一切,因为所谓的谎言,欺骗和虚假,都隐藏在我们的日常活动中,在信息“泛滥”的情况下,深深的吸引和诱惑(轰炸)我们的大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