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好管家

◎陳南山

經文:馬太福音第二十五章二十一,二十三,二十九節;彼得前書第四章十至十一節

基督徒在日常生活中是神的管家,在神的家──教會中更應是神的管家;既是神的家,我們就應當愛護這一個家,在家中盡責任,在家中作好的管家,但是非常可惜,在現實生活中,我們常會發現一些偏差,是應該糾正的,謹分析如下,用為借鏡:

一.擺官架子的管家

從古到今,歷史上不知有多少的官,雖然官可分大官,小官,清官,貪官,父母官,剝皮官,但是一般來說作官的應穿官服,應有官威,當然也免不了有官架子,所以會有這樣的現象,因為作官的曉得自己手握權柄,是管人的官。

在教會裏當然沒有官,但是教會卻有組織。有了組織就會有管理:一有管理就要有管人的人和被人管的人。照理講來,管理本身沒有錯,而問題出在用甚麼態度來管理,是不是用作官的態度管理?比方說,教會中的決策機構是執事會,負責團契的是一些執委,推動一些部門的是一些理事…他們是眾弟兄姊妹信託選出來的管家,他們負有一些責任,也有一些權柄,他們怎樣對待所帶領的人呢?是不是擺起了官架子呢?這樣的現象在一些經濟能力,工作能力強的弟兄姊妹們中特別明顯,雖然有時實在不是他們存心自大,但是因為旁邊的弟兄姊妹特別注意他們,以致言者無心,聽者有意,留下了一個擺官架子的印象。雖然如此,有人實在會擺官架子。

一個人會擺官架子,主要是因為:

1. 自己有權柄或影響力,自以為自己是舉足輕重,有一言可定天下的重要性。

2. 因有重要性,所以有時會耍一點脾氣,會露一點顏色,造成擺官架子的性格。

3. 忘記了自己是神的管家,是一個受託者,不應該盛氣凌人。

一個管家的靈性,心態到了這個地步,應該十分小心。他應該細讀彼得前書第五章一至六節的經文,在這一段經文中,偉大的使徒彼得,不單自謙為長老,更是勸勉其他的長老應該出於甘心事奉,不是轄制乃是作榜樣,要順服,要謙卑。唯有這樣,我們能蒙主更大使用,作一個好管家。

二.管家婆式的管家

這種管家的特徵在於“管”及“婆”。

1. “管”:甚麼都要管,不單傳道人要管,連車夫佣人都要管,因為甚麼都要管,這樣的管家看起來十分忙碌,整天在教堂裏打轉,或者從早到晚串門。但是十分可惜,這種精神,不是捨己,忘己,乃是看不見自己,沒有自知之明。

筆者自己就吃過這樣的苦頭。有一次去某處講道,因為怕講台工作較多,多帶幾條領帶,誰知被一位中年姊妹發現了,竟大事宣傳,令人極為難堪。

2. “婆”:這裏所謂“婆”就如三婆六姑的作風,不單是婆婆媽媽,更是一口兩舌,搬弄是非,說長道短。這種管家,不單不講福音,也不會傳好消息,他們的談話資料是別人的閒話,是別人的壞消息,更可怕的是無中生有,小題大作的宣傳。

這種管家婆式的管家多半在小教會,小地方活動,因為教會小,地方小,人才不夠,有時需要借重他們的才幹,於是就有出頭露面的機會,甚至於以“教會棟樑”自居,教會越多這種管家,問題,閒話就越多,結果略有立場的弟兄姊妹會受不了離開,甚至全時間事奉的傳道人更是百般忍耐,受這種管家的氣。結果教會就會有甚麼都不忙,只忙著傳道人的現象。

教會領袖應該提防這種管家,必要時應該派人面談輔導,因為他們不單是主內兄弟姊妹,理當以愛,以誠相待,也因為他們有時是因心理健康不健全,或另一方面有缺陷,以此補償,或習慣成性,習以為常所致。如果教會領袖放任他們,必然會害了他們,也會叫教會受虧損。

三.革命家式的管家

第二種的管家與此種類型的管家有相似之處。但是前者擅長玩小動作,拖泥帶水,表面熱情暗裏損人,弟兄之中雖然也有這種人,但比例上來說,還是姊妹──尤其中年以上的為多。後者卻更富正直感,滿腔熱情,理想頂天,敢說敢為。他們投入事奉就是想大刀闊斧,把罪惡除淨,把老油條式的基督徒掃清,讓教會有一個大復興。

這樣的管家當然對教會有貢獻,教會有時候也真是需要這種管家,來個大掃除,大整頓。但是另一方面,這種管家有時會產生一些弊端是應當注意的,如:

1. 虎頭蛇尾,有始無終。這種管家很多是年輕的弟兄姐妹,因此在經驗上,在屬靈經歷上還不夠,衝勁強,持續力不夠,結果經不起時間的考驗,或者勝不過老油條的“太極”,只好草草收場。

2. 大事征伐,傷及無辜,損了教會元氣。這種管家因為感情的衝動,或者因為心急,想把工作完成,有時會大肆批評,胡亂攻擊,結果涉及一些多年事奉的老同工,直接間接的叫許多弟兄姊妹退後,這樣的作法有時不單不會把該除的除掉,反而平白把許多不該除的除掉。

3. 不能體貼別人的難處。教會裏當然有許多弊病,但是有一些偏差實在有它的歷史原因,有它獨特的理由,更有它難言的苦衷,如果對事情了解不深的管家,自以為高明,立刻投入,有時不是把事情搞好,反而是越幫越忙呢!

這樣的管家應該多安靜一點,多聽,多看,多問,多學。多用頭腦,少用感情;多體貼人,少批評人;對自己嚴格一點,對別人寬容一點。最主要,多忍耐一點,多等候一些時候,這樣事情就不會弄得更糟了。

来源:金灯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