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从神?顺从人?

圣经说:“听从你们,不听从神,在神面前合理不合理?”(徒4:19)又说:“我们必须顺从神,胜於顺从人。”(徒5:29)

在神面前顺服是第一课,也是最后一课, 如果顺服,一切问题都迎刃而解了。

顺服是听神的话,神说是,我就说是;神说不,我就说不;神动,我就动;神止,我就止。好像军队受操练一样,军人每天操练,不但是锻炼身体,学习技术,也是学习顺从,学习听命令,直到顺从成为天性一样的自然。美国西点军校非常出名矩律,他们的口号是:“yes Sir!” 和 “yes Mam!”因为只有顺服上司和上级,才是最好的学生。有一个西点军校退休的士兵,在餐厅当侍应生。有一天他端着大盘的食物,不知什么人突然间一声大喊:“立正!”,这位军人马上把盘上所有的食物丢在地上立正,这就叫做顺服。

比如大卫与所罗门,我们知道大卫从小牧放羊群,后来漂流在旷野,没有读过什么书;所罗门是大有学问又明白各样知识;但圣经中的著作,大卫的作品并不在所罗门以下,他治国的能力也不在所罗门以下;圣殿虽然是所罗门建造的,但图样是大卫作的,因为大卫是合神心意的人,在神的手中合用;大卫的合神心意就是顺服,他在一切事上总是先问神,得了神的命令然后才作。

我们为什么不被神所用,不是因为没有人的学问、没有人的才干、没有人的知识、没有人的本领、没有人的胆量,而是我们顺服的不够,对神的话常打折扣。我们看见圣经中被神所重用、在神家中作大事的人,不都是有学问有才能的人,但他们的成就,一点也不在有学问有才能的人,因为他们顺服神。

顺从神,当乐意顺从神,这才是真的顺从;我们的顺从常是七折八扣,不然就像一匹在嚼环辔头之下的野马的顺从,并非顺从,乃是出於不得已。我们总是不照神的话去行,愿意顺从自己的心意,任意放荡,和无知的浪子一样,等到遇见了患难,神管教的手加在我们身上,才肯悔改听神的话,这样的顺服就是在嚼环辔头之下的顺从。但真正顺从神的旨意,是在喜乐中顺从,如经上所记:“看哪!我来了;我的事在经卷上已经记载了。我的神阿,我乐意照祢的旨意行;祢的律法在我心里。”(来10:7)这是主耶稣的顺从。

在我们心中根本没有顺从,因为我们从亚当领受了悖逆的恶性,但因主耶稣在我们里面,我们就有了基督顺从的灵,所以我们才逐渐学会了顺从。

喜乐的顺从常是保藏在火热的爱里,爱谁就顺从谁;喜欢什么就愿意作什么。当我们被主为我们舍命流血的大爱所吸引的时候,就肯在一切的事上甘心顺服神了。我们看见主的使徒们,他们真是从心中甘心顺服。他们顺服基督,真像基督顺服神一样:“存心顺服,以至於死。”他们为了基督升天时所说的一句命令:“你们要往普天下去,传福音给万民听。”他们就天天为这一句话大发热心地活着,并且为这一句话心甘情愿舍了生命,真可说是“顺服至死。”

但是我们必须注意,大发热心的人,不一定爱主;但是爱主的人,总是大发热心;传道的人,不一定是爱主的;但爱主的人,得时不得时务必传道。奉献钱财的人,不一定爱主;但爱主的人总是乐意奉献钱财。顺服的人一定爱主,顺服的人一定大发热心,因为在乐意顺从的里面包括了爱主和火热的心,这就是使徒们的顺服。

我们若不是为爱主、热心和顺服神而作一切实体,我们所作的都没有价值,主不承认是为祂作的,因为我们是为自己作的,我们所作的是出於我们自己喜欢作的,然而,如果我们是为顺服神而作的,就是一杯凉水,极微小的事情,主也纪念,在祂荣耀的大日中,不能不得赏赐。

撒母耳说:“听命胜於献祭,顺从胜於公羊的脂油。”(撒上15:22)顺服神是尊重神,神尊重顺服的人。

有一日,当我们回到神的面前受工作审判的时候,祂一定会问我们:“我叫你做的一切,你从未曾做到,但我不叫你做的,你全都做完了。”你说神要怎样定我们的罪呢?求主赦免我们一切的过失,使我们从头有一个“新的开始”。

非常奇妙,当我们絕对顺服神的时候,别人迟早也会一样跟着我们一同顺服神,这是爱主的人同样的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