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断与责备

论断人的话和责备人的话虽然是相同的,但论断人和责备人完全不同。为什么呢?比如我作了一件事,论断我的人说,我如何不对、如何不好;责备我的人也说我如何不对、如何不好;但他们说话的“出发点”不同,一个是出自害人的心,一个是出自爱人的心;并且说话的“地点”也是不同,一个是在背后说的,一个是在我面前说。我们可以说责备的话,但不可说论断的话。

主耶稣常说责备的话,有时责备的话很严厉,但祂从来不说论断的话。请听主说:“我从来是明明的对世人说话;我常在会堂和圣殿,就是犹太人聚集的地方,教训人;我在暗地里,并没有说什么。”(约18:20)主耶稣在马太福音第23章“七次”责备假冒伪善的法利赛人在背后论断和定他人的罪,乃是当面责备法利赛人有祸了,祂不是在背后说“他们”,乃是当面说“你们”法利赛人有祸了。主的话虽然严厉,却不是在背后论断他们和定他们的罪,乃是当面责备,叫人悔改。

我们若对弟兄姐妹有什么说的话,若用“你们”, 就可以说出来,若是用“他们”, 最好闭口不言,他们的事不用我们管,有神来管,我们自己还管不好自己,那有权柄管别人的事呢?

使徒保罗说:“你是谁,竟论断别人的仆人呢?他或站住,或跌倒,自有他的主人在;而且他也必要站着;因为主能使他站着。”(罗14:4)又说:“你这个人,为什么论断弟兄呢?又为什么轻看弟兄呢?因我们都要站在神的台前。”(罗14:10)

论断人的人都是忘记自己,当论断人的时候想起自己来,一切论断的话语就没有勇气再说了。因为人的里面都是一样的,都是从亚当领受了犯罪的生命,你能犯出来的罪,我也能犯出来;你作不出来的善行,我也作不出来。即是这样你有什么理由来论断别人呢?

社会的制度、国家的律法,不过是一个合约,大家都一同来守着,并非某人吩咐某人所应当守着的。唯独神,有权柄吩咐人当作何事,不当作何事,人都没有权柄吩咐。所以不应当论断别人,论断别人的时候就是定自己的罪。

先知拿单奉神的差遣去见大卫王,说:“在一个城里有两个人,一个是富户,一个是穷人。富户有许多牛群羊群;穷人,除了所买来养活的一只母羊羔之外,别无所有……有一个客人来到富户家里作客;富户舍不得从自己的牛群羊群中,取一只预备给客人吃,却取了那穷人的羊羔,预备给客人吃。”大卫听了就甚恼怒那人,对拿单说:“我指着永生的耶和华起誓,行这事的人该死,他必偿还羊羔四倍,因为他行这事,没有怜悯的心。”拿单对大卫说:“你就是那人…..。(撒下12:1-15)

大卫定别人的罪的时候,没想到是定了自己的罪,因为他所犯的罪与富户所犯的罪原则上是相同的。

主耶稣在约翰福音讲过将来有一天当我们站在神的审判台前,有两样审判的标准我们必须谨记:第一,我们所说的每一句话,句句都要供出来;第二,神要用祂的道来审判我们各人。

让我们勒住自己的舌头,因为人能管理自己的舌头,他就是完全人。这是主耶稣的兄弟使徒雅各所说的话。

愿神用我们的舌头单单傳讲基督福音的奥秘,效法使徒保罗所说:“认识基督并传扬祂。”(To know Christ and make Him known.) (西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