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苦有益

诗人说:“我受苦是於我有益,为要叫我学习主的律例。”(詩119:71)

神准许我们“受苦”,因为神有更高的目的,所以研究新约原文,希腊文的“TELOS”有双重的意义:第一是“完全”;第二是“目的”,意思是说,神要我们达到完全,必须用“受苦”成为达到的目的,此话一点不假。

基督徒受苦,可分为几种,但无论那一种,都是与我们有益的,为要使我们成熟、长进、完全,达到神要我们操练灵性的目标。受苦有很多种:

第一种是“为犯罪而受苦”:这样的受苦是最下等的受苦,但仍是与我们有益的;因为这是神的管教,若不受苦就不能离开平日所慕恋的罪,也不肯回转过来归向神。等到经历了许多痛苦,才肯承认自己的错误,受了管教之后才知道离开所犯的罪恶 ,这是每一个基督徒都有的经历。正如大卫王所受的苦,也是为犯罪而受苦。他犯了姦淫和杀了好人,真是滔天大罪。神打发先知拿单去责备他,他虽然立刻在神面前痛悔认罪,神也赦免了他的罪,除掉他的罪,叫他不至於死,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他因犯罪所受的苦难,神却没有为他免去,神对他这样说:“我必从你家中兴起祸患攻击你;我必在你眼前,把你的妃嫔赐给别人;他在日光之下就与她们同寝。你在暗中行这事,我却在以色列众人面前,日光之下,报应你……。”(撒下12:11-13)后来所有神的话都应验了。因犯罪而受苦是没有安慰没有喜乐的,但也是有益处的。犯罪的信徒悔改常是比犯罪的信徒不悔改更长进、更爱主,这是神管教的爱和目的。

第二种是“为成全我们而受苦”:不是为了自己犯罪,是无缘无故地受了许多苦,这样的受苦好像是太冤枉、太委屈了。约瑟幼年的时候,不是为了犯罪而受弟兄们的苦,也不是得罪弟兄或自己做错了什么事,而是因为父亲特别爱他送他彩衣和因他所作的两个梦,就引起弟兄们的嫉妒、陷害、仇恨和谋杀。大卫幼年时也一样,为以色列人杀死了歌利亚,给以色列人除掉最大的仇敌,得到“大卫杀死万万”的颂扬,就引起扫罗王的嫉恨、逼迫和追杀,苦不堪言。

这两位年轻人所受的苦一模一样,没有别的目的,是神叫苦难临到他们身上,为要锻炼他们,试验他们,叫他们成为合神心意的器皿。他们年轻的时候完全不知道,等到三十岁才明白,一个成为埃及的宰相,一个成为以色列王,是神的旨意,是神的造就,是神的成全,经过了神这样的“苦练”,才能把重大的事托付他们,拯救千万人脱离苦难和死亡。

第三种是“为义受逼迫而受苦”, 为行善而受苦。有许多人因为作好事而受苦,为主持公义而受逼迫,为指责人的罪而受苦,这样的苦是神的旨意,是神所喜悦的,也是最有价值的。

神的先知耶利米就是这样,他奉神的命令劝告犹太人悔改,他们的王不但不悔改,不肯听从先知的话,反而把他囚禁起来;耶利米因责备君王、祭司、百姓就受了许多的苦。还有施洗约翰,去责备希律王不当娶他兄弟腓力的妻希罗低,就被下在监牢中,被杀了。

他们因为别人做不合理的事而仗义执言,不怕君王的淫威,也不把自己的性命看为宝贵,宁可舍去自己的性命,也不放弃所持守的真理,他们不是为自己的罪而舍去性命,而是“为义受逼迫”。在世人看来他们好像多管闲事,恶人既然不肯悔改,就当闭口不言,何苦把珍珠丢给猪,何必这样不智慧和不识时务。但主耶稣称赞他们,主耶稣自己也责备当时的法利赛人和宗教领袖,最后祂自己也因此被钉死在十字架上,为我们舍命流血成为“祭品”,拯救凡信靠祂救赎的世人。

第四种的受苦是最高级的受苦,不是为罪,不是为成全,也不是为义受逼迫,而是“为基督受苦”,为“主的名受苦”, 是每一位圣徒都当有分的。使徒保罗在腓1:29说“我们信服基督,不但得以蒙恩,并要为祂受苦。”古时的先知和使徒都这样为主受苦,许多圣徒也都受了这样的苦,我们也当为此而受苦。主耶稣提醒跟随祂的人说:“在末后的世代人要把你陷在患难里,也要杀害你们,你们又要为我的名,被万民恨恶。”(太24:9)前面三种受苦的人,没有一个为他们所受的苦而喜乐的,他们都是流泪、痛哭、伤心和难过,但保罗和西拉在腓立比因传扬福音和趕鬼被关在大牢中,手脚都被扣住,也因被鞭打而遍体受伤流血,但他们半夜大声祷告唱詩赞美神,不但感动监牢中的犯人,也感动禁卒长悔罪改过而合家信主,也把保罗和西拉带到他家中医治并款待,这样的受苦不但他们俩心中充满属天的喜乐,更因此而领人信主,还有什么比这样的受苦更有永恒的意义和价值?使徒彼得说:“你们若为基督的名受辱骂,便是有福的,因为神的荣耀的灵,常住在你们身上”(彼前4:14)主耶稣说:“人若因为辱骂你们,逼迫你们,捏造各样坏话毁谤你们,你们就有福了。应当欢喜快乐,因为你们在天上的赏赐是大的。”(太5:11-12)

如果受苦是与我们有益的,我们不必因受苦而惧怕,相反,神必将更大的福气临到我们身上的时候了。请问今天你是为什么而受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