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靜的力量

李順長

今天早上靈修讀經,我來到約翰福音第十九章,記述的是人類歷史上最醜陋的故事──受造的人戲弄創造的主。(約19:1-3);兵丁替基督戴上荊棘冠冕,給他穿上紫袍,用手掌打他,嘲笑他說:「恭喜猶太人的王啊!」 ;祭司長出賣彌賽亞。(約19:6);祭司長企盼彌賽亞來,彌賽亞來的時候,把他釘十字架;祭司的職任是敬拜神,所敬拜的神來了,卻出賣了所敬拜的神;彼拉多定罪基督耶穌(約19:16);彼拉多的職責是按真理審判案件,真理的主來了,他竟然屈枉正直,還嘲笑說:「真理是什麼呢?」(約18:38;19:16)
但在黑暗遮蓋全地的時候,有一束真光照耀,發射出令人震撼的光芒,就是──神子耶穌基督竟能夠做到,以寧靜的心接受不公的審判,面對即將來臨的十架死亡苦刑。
這股力量是哪裡來的,足以震動整個宇宙的歷史?

內在力量
因為主耶穌經常有個人安靜的時間,親近神,默想父神在自己身上所要成全的旨意,所以祂有足夠的內在力量面對十架的苦難。
內在力量是從安靜來的。在安靜中我們從煩囂的世界退下來面對神,從雜音中退下來聆聽神微小的聲音,從世界的牽引誘惑中退下來,領受神真理的教誨;在安靜中帶著我們的軟弱,來得湧流不絕的更新。
主耶穌基督立下的榜樣是──次日早晨天未亮的時候,耶穌起來,到曠野地方去,在那裡禱告。(可1:35);耶穌來到客西馬尼,就對門徒說:「你們坐在這裡,等我到那邊去禱告。」(太26:36);耶穌卻退到曠野去禱告。(路5:16);耶穌知道眾人要來強逼他作王,就獨自又退到山上去了。(約6:15)
我們從主耶穌身上看見幾個特質:用安靜來取得內在的力量;用安靜來對付外在的壓力;用安靜來強化與神的溝通;安靜來完成上帝的旨意。

內在信念
理想的人生模式應是像主耶穌一樣,能量的流動是從內而外的──
從內在信念,建構出外在行為的道德標準;根據內在原則,形成外在言語的表達;內在價值觀,篩檢出外在生活的秩序;當我們鍛練從內在信仰的力量,來領導外在行為的選擇,神所喜悅的人生就逐漸成形。
幾個聖經歷史上的偉人,他們對信仰的貢獻,也都是從安靜的氛圍中生發出來的──
保羅遇見神之後(徒9:1-19),曾經到阿拉伯曠野安靜了三年(加1:17-18),整理他的神學思維,後來他寫了十三卷新約聖經,著作之豐富,新約作者無能出其右。這項成就絕對與他三年的安靜默想有關。羅馬書的救恩神學宏觀,加拉太書的因信稱義神學之雄辯,以弗所書的在基督裡之豐盛,都是保羅三年安靜的傑出成果。
摩西在米甸曠野安靜了四十年(徒7:29-30),經過長久時間的默想、沉澱,鍛練出忍耐、謙卑、順服的美德,使他有足夠的力量,承擔起帶領三百萬以色列人出埃及的重責,並有足夠的智慧,根據神的啟示寫下五經,作為以色列人信仰和生活的典範。

忙、盲、茫
近代人在世俗文化中逐漸喪失了安靜的福分。電視和網路短片,用精彩的圖像霸佔了我們的大腦和眼睛,形成習慣性的由外而內能量流動,盲目地接受主流媒體的價值觀和世俗思想潮流,喪失了安靜思想的道德判斷力。一會兒電視,一會兒股票,一會兒買菜,又是健身房,又是電腦網路,又是帳單,失去了用寧靜享受神同在的福分。
年輕時信了主,大家禱告時都自然閉起眼睛,我還希奇地思想,為什麼禱告要閉起眼睛?如今在基督裡的歲月久了,開始了解禱告閉起眼睛的好處。原來閉起眼睛就能進入安靜的內室,享受單獨與神同在的甘甜。當我們的眼睛和耳朵張開時,大腦接受到視覺和聽覺所輸入的大量資訊,佔據了大部分大腦處理資訊的能力,淡化了與神同在的感受,也掠奪了禱告時的言語表達能力。閉起眼睛所帶來的專注就是安靜的至聖所。

心中的至聖所
三年前我去聖地旅遊時,遊覽車開過猶大南方的曠野,沿途都是石礫,寸草不生,極目所見都是淒涼的荒漠。但在山腳某處竟然蓋起一個大型的中古世紀修道院,稀疏地種植了一些棕櫚點綴。
有些修道士嚮往清靜的靈修生涯,不受世務的干擾,獨享與神同在的恬靜,也是另一種天地。這樣的追求並不值得鼓勵,因為這種離群索居的生涯,固然找到了安靜,卻失落了進入世俗的紛擾,清心專注朝見神,也可以達到安靜的效果。
當然,安靜的美好福利還是我們應當努力追求的。文章結束時,這首短詩把安靜的神奇效果呈現出來,恭請您品嚐它的恬靜滋味:

用安靜來增加事奉的影響力;用安靜來傾聽上帝的微聲低語;用安靜來捕捉讀經的敏銳度;用安靜來構建神學的真知灼見;用安靜來抓住靈感的神祕腳蹤;用安靜來尋找上帝的奇妙帶領;用安靜來承受基督的應許祝福。

来源:飞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