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想”还是“回眸”?

◎殷颖

回眸一瞥百钠生;死海盐柱鉴古今。

耶稣传道时提到的几个旧约人物中,特别列举死海之滨的悲剧女主角;说:“你们要回想罗得的妻子!”(路一七:32)。主要我们回想什么呢?今天到圣地去访问的信徒们,看到了屹立在死海旁边的那座盐柱吗?盐柱的前身便是主耶稣要我们回想的对象,罗得的妻子。
唐诗人白居易“长恨歌”中有句:“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根据罗得妻子的故事,可以改为“回眸一瞥百钠(盐)生,死海盐柱鉴古今”。
当年天使拉着罗得与他妻子并两个女儿的手,仓皇由所多玛城逃出。到了城外,天使警告他们:“逃命吧!不可回头看,也不可在平原站住,要往山上逃跑,免得你被剿灭!”但这一家在仓皇逃命途中,罗得的妻子想到所多玛城中有许多产业与亲友,便忍不住回眸一顾,便成为一座盐柱(创一九:15-28)。这座盐柱今天还孤立在死海旁边(死海相传即为天灾焚毁的罪恶之城,所多玛与蛾摩拉旧址),无声地向世人诉说当年天火焚城的故事,让世人看了触目惊心。而这个罪恶之城主要的大罪便是同性恋(创一九:1-13),今天这种罪行已漫衍全球,但目前好像已被“平反”了。世界上许多大城,每年都有同性恋者大摇大摆,争奇斗艳地游行,要争取权益,要求合法婚姻。更不堪的是如今许多大宗派教会团体也都通过接纳同性恋者为会员,甚至同性恋者还可以担任教会的领袖与圣职,真不知今夕何夕?难道这是神要再以天火焚毁世界的前兆吗?
让我们再听听耶稣在两千年前向当时的世代所发出的警告:“你们要回想罗得的妻子!”
今天在网上大谈“世界大趋势”的一些大师们,所谈的多为经济议题。由两千年前基督在耶路撒冷发出第一次灾难警讯以来,并没多少人留心,大家都不当回事。全世界的人所聚焦的都是切身生活问题,没有人关心世界末日。德国哲人黑格尔(Hegel, 1770-1831)的判断无误,人类永远学不会由历史中汲取教训。主耶稣提到历史上的一些例证,除天火焚毁所多玛以外,更早为挪亚时代的洪水灭世。在这两次大灾难中,神都预先警告世人要悔改,离开恶行。但当时之人也都置若罔闻,同样是“又吃又喝,又娶又嫁,又买又卖,又耕种又盖造”,等到洪水瞬间卷至,顷刻间天火烈焰骤降,大家便全都灭亡了。
今天大趋势预言者们所讨论的内容,无论是日本的大前研一(Ohmae Kenichi, 1943-)或美国的奈思比(John Naisbitt, 1929-),所聚焦的重点都为未来一,二十年的世界经济发展,市场就是他们的视野。大师们并无真知与远见,仍然走不出挪亚与所多玛时代的生活圈子;基督曾向当时的耶路撒冷发出警告,说:“巴不得你在这日子知道关系你平安的事!”(路一九:42)当时的耶路撒冷人关心主的建言了吗?否。他们所关心的是要将耶稣钉死在十字架上。“钉祂十字架!钉祂十字架!”(约一九:6;太二七:23)喊得山响。但主升天后才四十年,基督的警语已经应验,耶路撒冷被罗马重兵围困三年,城破之日,耶路撒冷的人(其中不少人曾听过主的警告)多半都遇难死了,残余的妇孺也被流放千万里以外,永远被逐出家园。
今天主又语重心长地向我们这个世代发出警讯:“你们要回想罗得的妻子!”
我们正在回眸如罗得妻子当年,心中牵绊着的还是情欲与财宝吗?抑或能换一个角度“回想”当时罗得妻子的危险处境,而感同身受?我们要服膺主的训勉,做世上的盐(太五:13),牺牲自己,背起十字架来跟从主;还是仍要紧步罗得妻子的脚步,成为另一座被弃置在死海旁边的盐柱?
做盐或是做盐柱?这是一个严肃的生与死的抉择;回眸或回想,都在你我的一念之间。

来源:金灯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