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處覓安息

李順長

猶太文化中有一個條例,對全世界人類生活有巨大貢獻,就是一個禮拜定為七天,規定其中一天休息。世界的曆法吸收了這一項主意,將人類活動規範成一個禮拜七天的循環。世界各國也都同意,一個禮拜休息一天是極好的想法,符合工作與休息配合的韻律。
神對安息日這麼重視,甚至在頒布十誡時,指明了安息日是聖日:六日要勞碌作你一切的工。但第七日是向耶和華你神當守的安息日。(出20:8-10)
神對人類真是關愛備至,尚未創造人類之前,就精心預備了大自然的環境,確保它是適合人類生存。又千萬叮嚀七天休息一天,確保人類不至於過勞死。從這些角度來理解聖經,我們得承認,創造的主同時也是一位設想週到的天父。

七天休息一天
蘇聯曾經想修改曆法,認為七天休息一天太過奢侈,若拉長一週的時間,國家生產就能提升。但沒有成功,因為生產力反而下降。人類作息的韻律,還是以一週七天為最好。在體力幹活的年代,一週休息至少一天是天經地義的。進入腦力搞活動年代,很多文化圈認為一星期休息兩天是很好的制度。他們同意,休息和工作同等重要。
聖經也認定休息和工作應該並行:神在第七日歇了祂一切的工,安息了。(創2:2);當記念安息日,守為聖日。(出20:8);你們要使疲乏人得安息。(賽28:12);你們得救在乎歸回安息。(賽30:15);耶穌說,你們當負我的軛,這樣,你們就必得享安息。(太11:29);人子是安息日的主。(太12:8);因為那進入安息的,乃是歇了自己的工。(來4:10);你們要休息,要知道我是神。(詩46:10)

休息有理
基督徒信仰那麼重視安息,有下列明顯的理由:人工作會疲倦,所以需要休息;休息給人安靜的機會,在安靜中反思過去,思想未來;息像音樂中美麗的休止符,是音樂的一部份;休息是享受勞苦工作的成果;休息是預備自己走更遠的路;休息是一種更新;休息是跳出人生固定的框架,給自己一份新鮮的禮物。

聖經論休息
身體上的更新,藉由每個晚上八小時的睡眠,每星期一天的休息,大體上都可以達到目的。但心靈上的更新,則需一些精神上的鍛練。下列經文指出心靈安息的可能:
耶穌說,你們當負我的軛,學我的樣式,這樣你們心裡就必得享中安息。(太 11:29)反正人生都需要負軛,我們如果不肯負主的軛,就必然負世界的軛。只有負主的軛能給我們安息。你們要休息,要知道我是神。(詩46:10);但我們已經相信的人,得以進入那安息。(來4:3);必另有一安息日的安息,為神的子民存留。(來4:9);至於心靈上的安息,主要還是依靠神的應許——
你們需用的這一切東西,你們的天父是知道的。(太6:32);神說,我使你的肩得脫重擔。(詩81:6);神所賜出人意外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穌裡,保守你們的心懷意念。(腓4:7)

在神以外沒有安息。論安息,基督教早期神學家奧古斯丁有句名言,指明了只有神能填滿人類內心的空處,給予真正的安息。我個人認為,人所尋找的是永恆、完美、無條件的愛、赦免、親子關係、盼望、力量。這幾項品質只能在真神裡找到,所以我們在神以外找不到安息。
論財富、地位、享受、教育、房產、娛樂等快樂的項目,沒人比所羅門的境地更高級,他自己誇口說他的擁有是前無古人:我動大工程建造房屋,修造園囿,栽種各種果樹,買了僕婢,又有牛群羊群,積蓄了金銀和君王的財寶,有娛樂又有妃嬪,享受勝過耶路撒冷眾人,但我仍覺空虛。(傳2:4-11)

基督耶穌的榜樣
有一個人的處境和所羅門不能相比,可以說是天壤之別——
所羅門是君王中的君王,耶穌是卑微的木匠;所羅門住在京城的皇宮,耶穌住在拿撒勒小鎮;所羅門手拿金杯,耶穌手拿木匠的鉋刀;所羅門身旁有許多僕婢,耶穌只有門徒跟隨。
論到內心裡的感受,兩個人也是天差地別——所羅門說:虛空的虛空。(傳1:2);主耶穌基督說: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裡來得安息。(太11:28)
警察的力量可以給我們社區的治安,軍隊的武力可以給我們國家的平安,牧師的輔導可以給我們心靈的寧靜,工作的機會可以帶來生活的保障,法律的保護某種程度上帶來族群的和睦。唯有基督的十架救贖與復活大能,所成全的救恩帶給我們天國的盼望,給我們赦罪的把握,給我們作神兒女的特權,給我們嶄新的生命力,給我們與神和好的美境,那才是終極的平安!

来源:飞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