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宁愿有耶稣

◎稽谭

George Beverly Shea

乔治.波弗勒.舍雅(George Beverly Shea, 1909-),生於1909年二月一日,是一位卫理公会牧师的儿子。他早年就在教会唱诗,並成为圣诗歌唱家,而他自己作的曲,是最为现代基督徒熟知的诗歌。
多数的圣诗作者,如:查理.卫斯理(Charles Wesley, 1707-1788),约翰.纽屯(John Newton, 1725-1807),芬妮.歌乐斯贝(Frances Jane Crosby, 1820-1915),以至马丁路德,唱他们所写的圣诗,会把他们的名字连在一起,而除了专研音乐的人以外,很少记得作曲者的名字;但有一个例外,我们只记得作曲者的名字。原因是那位作曲者,在那诗歌中,融入他自己的见证,而且他常亲自歌唱,能夠深感动人心。另一个原因,是他生在一个大众传播发达的时代,而他一生在最力於传播的机构服事。
1932年,美国经济不景气的时候,很多人失去工作,在贫穷线上掙扎。有个二十三岁的青年保险公司职员,卻面临另一番掙扎:他收到一个商业电台的邀请,为他们唱歌;报酬非常优厚。
那天是一个星期六,青年的舍雅,坐在钢琴前,正预备明天主日要唱的诗歌。
他发现一首诗“我宁愿有耶稣”(I’d Rather Have Jesus),放在钢琴上面。那诗是Rhea F. Miller在1922年写的;是他的母亲Bev Shea刻意放在那里的。
他拿起来看了,手指立时自然的在琴键上弹出那曲调来。几天后,电台的负责人,收到复信,坚決辞谢那份可羨慕的工作。
主日的聚会中,他唱出那首新歌。诗歌的信息是,耶稣说:“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己,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人若赚得全世界,赔上自己的生命,有什么益处呢?人还能拿什么換生命呢?”(马太福音16:24,26)
在许多个世纪前,一个前途大有希望的青年,也作过同样的选择,成为使徒保罗。他见证说:只是我先前以为与我有益的,我现在因基督,都当作有损的。不但如此,我也将万事当作有损的,因我以认识我主基督耶稣为至宝。我为祂已经丟棄万事看作粪土,为要得着基督。(腓立比书3:7-8)

不久,这诗歌在美国就成为家喻戶晓,无数的人唱了这诗歌,听到这故事,改变了他们的生命。
第二次大战期间,英王乔治六世夫妇访问美国,受罗斯福总统款待。在晚宴中,邀请一位知名的印地安人基督徒,献唱以娛嘉宾。先唱过几首古典歌曲,接着唱“我宁愿有耶稣”。中间,他忽然问王后:“尊贵的女士,您有耶稣吗?”王后点头;並说:“英王陛下也信主。”那印地安基督徒继续唱副歌:不愿作君王领域广大,卻受罪权所管辖;我宁愿有耶稣胜得今世,任何富贵荣华。

刚唱完,素来严重口吃的英王,大声宣告:“我也宁愿有耶稣!”

1943年,葛培理(Billy Graham, 1918-)在伊利诺州西泉(Western Springs)乡村教会牧会。年轻的牧师,开始一个电台节目“夜间歌声”(Songs in the Night)。舍雅被邀歌唱,並与葛培理建立了持久的友谊。后来,葛培理佈道会成立,舍雅最初就成为基本成员之一,在同一机构,事奉超过一甲子之久。今年他应该是一百岁了,蒙福的年岁月,也使无数的人蒙福。

我宁愿有耶稣不要金钱,我宁愿属主不要财富无边;我宁愿有耶稣不要田产,宁愿主钉痕手导我向前。

我宁愿有耶稣不要称颂,我宁愿作主工一生尽忠诚;我宁愿有耶稣不要虛荣,宁愿永真实传扬主圣名。

恩主比百合花更加美艳,比蜂房下滴的蜜更为甘甜;惟主能满足我飢渴心灵,宁愿跟从主引领我前程。

副歌:不愿作君王领域广大,卻受罪权所管辖;我宁愿有耶稣胜得今世,任何富贵荣华。

来源:翼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