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我的百姓去,好服事我!

以色列人在埃及为奴,不得自由,神用大能的手拯救他们出来;神对法老重复地说了一句话,每刑罚一次,就说一次:“容我的百姓去,好服事我。”法老所受的一切苦,就是因为他不允许神的百姓事奉神。法老的国,法老的家,法老的权柄、尊荣、连法老的性命,都因为他不允许神的百姓去事奉神而丧亡了。可是神的旨意,法老丝毫没能拦阻住,他无非是在神的百姓事奉神的事上加上了力量,使神的百姓有机会显出了神大能的作为,使他们的信心更加坚固,更认识了所事奉的神是谁,更愿意从速离开埃及,可见神所说的一句话多么有能力!

法老作了一切拦阻神百姓事奉神的一个典型,若有人走上了他的道路,也必走上他的末路,神就是兴起法老作为典型人物。“我将你兴起来,特要在你身上彰显我的权能,并使我的名传遍天下”(罗9:17),这是耶和华神说的。

我们能从圣经中找到不少这样的人来,今天神也同样兴起这样的人来证明:他们虽然一时兴盛,转眼之间成了何等荒凉,就归无有,因为他们不是与人为敌,乃是与神为敌了。

大卫王说:“不要为作恶的,心怀不平,也不要向那行不义的,生出嫉妒。因为他们如草被割下,又如青菜快要枯干。”(诗37:1-2)

世上有一个抵挡神最大的力量,就是神的仇敌撒但,它在凡事上敌挡神,一切抵挡神的都是从它而来的,但它也没有能抵挡神的旨意不成功;至终自己也被神扔进永远的火湖里去了。

我们若站在神的一面,行在神的旨意中,没有任何力量能抵挡神的儿女去事奉神。因为“没有人能以智慧,聪明、谋略,抵挡耶和华。”

神要以色列人从埃及为奴之地出来,不但是为要事奉祂,神还要我们离开埃及地成为“分别为聖”的族类完全属祂。使徒约翰提醒所有事奉神的人说:“我又听见从天上有声音说,我的民哪!你们要从那城出来,免得与他一同有罪,受他们所受的灾殃。”(启3:10)

把以上两处经文对照一下,我们可看出一件事来,神要属祂的人在世上作独居的民,不与世人掺杂;这不是说信徒在任何事上不能与外邦人来往,这样除非离开世界才能作到;神叫我们与世人来往,是叫我们与世人有别,乃是从他们的罪恶中出来,不沾染污秽:他们所贪爱的,我们不可以贪爱;他们所犯的罪,我们不能犯。如果信徒一面事奉神却与他们同流合污,和世人一同醉生梦死,和世人一同有了罪,我们怎能向他们作见证?等到神刑罚世人的时候,在神的公义之下,信徒也不能例外,我们怎能逃罪呢?

等我们看见了这两处经文后,就知道问题不在神,不是神的耳朵发沉,不是神的膀臂缩短,乃是因为神的儿女与世人一同有了罪,所以受了世人所受的灾殃。就是未信主的人,虽不知道主,但他们有敬畏神的心意,凭良心作事作人,不敢任意妄为得罪神,在普天下人守试炼的时候,他们也可以免去灾殃,不受罪人所受的,因为我们的神是绝对公义和慈爱的神。

感谢赞美神,以色列人出埃及行旷野的路是神的命令、神的引导和神的心意,因此神不但保守看顾他们免受一切的灾害,更难得的是神的供应和眷顾追随着他们。你看当以色列人在摩西的带领下离开埃及的时候,他们肩上扛着只是一个月的食粮,一个月的食物吃完之后,在茫茫的旷野中,不能耕种,不能收成,去什么地方要找食物?但摩西一点都没有打算这个问题,照常人的眼光,行军岂有不先预备食粮吗?果然以色列人到了旷野,第一件最大的事就是找不到水喝,第二件事也把食物吃光了,难怪以色列人向摩西发怒而发怨言:“你将我们领到这旷野,是要叫全会众都饿死吗?”

事实告诉我们,神不仅在四十年的旷野中解决了以色列人吃喝的问题,连他们的衣服和鞋都没有穿烂用破,更领人感到意外的,神用云柱和火柱昼夜遮阳并照明他们的前途,让他们直走向流奶与蜜的应许之地,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今天我们这属神和蒙神选召出来的人,神也是这样用恩惠、慈爱追随着我们,无论属身体和属灵的,我们有什么需要,神就有什么供应,神所赐的超过我们所想所求的,用不着我们去追随福气,而是福气追随着我们的脚步,正如行旷野路的以色列人一样。

神看我们如同眼中的瞳仁那样宝贵,连我们的头发祂都计算过,让我们一生专心一意,跟随祂、顺服祂、事奉祂、爱祂,直到我们走完这世上的路程,与神在永恒的荣耀中相会。啊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