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稣是独一的救主吗?(下)

◎黄彼得牧师博士

活到永永远远的

第四、救主必须永远活着,不能死去。因为救主若死去,以后的人类要得拯救就大成问题了。

圣经不是记载耶稣被钉死在十字架上,并且埋葬了吗?是的,耶稣是为了担当全人类的罪过而被钉死在十字架上,并且埋葬在石头洞穴的坟墓里。但圣经又记载:第三天耶稣从死里复活,四十天之久,以复活后的属灵(非物质)身体多次向信徒显现,对他们讲解天国的道理。六十年后,年老的约翰因传福音的缘故,被当代罗马皇帝多米田的部下监禁在拔摩海岛上。他虽然年逾九十,但仍然记忆清晰。他怀念过去牧养小亚细亚一带的教会时,那些教会的爱心渐渐失去,有的有撒旦的座位、有的拜偶像,充斥异端的教训、有的有名无实、有的力量微少、有的将主耶稣关在门外。他非常挂虑这些教会中的信徒,可是身在囹圄,不能前往看顾教导。在如此焦虑的心情下,复活的基督向他显现。启示录1:13-16描述耶稣将自己无所不在、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永活形象向约翰显现。当年老的约翰看见这位荣耀的主耶稣,他立刻扑倒在主脚前,像死了一样。耶稣没有责备约翰说:“你这个老糊涂,为什么多年没有看见我,今天看见我,就吓死了呢?”圣经告诉我们,主耶稣用祂那救赎的手,钉痕的手,大能的手摸着约翰,对他说:“不要惧怕!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后的,又是那存活的;我曾死过,现在又活了,直活到永永远远;并且拿着死亡和阴间的钥匙。”(启示录1:17-18)

弟兄姊妹们,主耶稣是死过的,但三天后从死里复活,并且活到永永远远。因此祂作人类的救主,永远有能力拯救有罪的人。

感谢主耶稣,只有祂具备这四个条件:绝对圣洁无罪;有绝对完全的能力,能拯救凡要信靠祂的人;是无所不在,不受地理空间距离的限制,无论在什么地方,只要有人要得救,祂可以立刻救人;祂是活到永永远远的,可以永远拯救要信靠祂的人。请问,世上有哪位宗教家、宗教创始人,或哲学家、政治家符合这四个作救主的条件?没有,绝对没有,所以没有一个有资格作全人类永远的救主!

这不是哲学上的辩论,也不是逻辑上的推论,这是事实、是真理,是经过二千多年来所有蒙恩得救的基督徒所经历,可以作活生生的见证的。耶稣如果没有具备这四个条件,我们就没有得救的盼望,也没有得救的可能,那么我们仍然活在罪恶过犯中,等候神公义的审判。感谢主耶稣!祂实在是人类唯一的救主,除祂以外,别无拯救,没有别的救主。

人生道路上有主同行

再者,我们必须知道,耶稣拯救我们不是单救我们的生命灵魂,赦免我们所犯的罪,而是在我们活在人世的岁月中,祂住在我们心中,作为我们生命的主,与我们同走人生的道路,圣经说:“使基督因我们的信,住在我们心里。叫我们的爱心有根有基。”(以弗所书3:17)所以,基督徒每天的生活是与主同活,向主负责。我们每日的心思意念、一切行为举止,家人或教会的牧师、信徒也没有都看见,但这位住在我们心中的主是看见的;祂知道我们的一切。有人问我说:“如果耶稣整天活在我们的心中,知道我的一切心思意念,说话行事,那不是没有隐私吗?真是可怕死了!其实不然,如果是人知道自己的一切,那是可怕的,但是,耶稣知道我们的弱点,祂必加力量使我们刚强得胜;知道我们幼稚无知,祂就加智慧知识,教导我们明白圣经的真理,使我们能遵祂的旨意行,蒙祂的喜悦。例如:我们对人传讲福音时,祂会感动我们,让我们知道,这个人需要什么话语,该如何用适当的话题帮助他认识耶稣,接受耶稣作他个人的救主。

神赐智慧、话语传讲福音

在我五、六十年传福音的经历中,常面对一些极端反对神,抗拒福音的人,但这位活在我心中的主,祂赐我智慧,能用最适当的话题引导他们信主。八十年代中,我在美国德州一个城市传道,主日上午讲了两次道,有位朋友打电话给我,说在另一个城市有两位北京来此作医学研究的医生,请我去与他们谈道。我们开了三小时的车去会见这两位大夫。他们两位性格迥异;一位很有礼貌,一直微笑,可是很少说话,也不表示什么意见。另一位却性情开朗,开门见山。她说,我不是基督徒,所以不称呼你为黄牧师,只称你黄先生。我说,这无所谓。接着她说,免得我们谈话尴尬,我先自我介绍。她说,我是共产党员,是无神论者;我信唯物论,不信人有灵魂。还有,我是大夫,一向是帮助人,作好事,从来没有犯过罪,所以希望今天谈的话题不提这些。

我听后,心想糟糕,今天来的目的就是要传讲这些与福音有关的话题,现在不能提,该怎么办呢?心中立刻向主祷告:“主啊!求祢指教我,让这两位大夫可以相信祢。”一祷告,这位住在我心中的主耶稣立刻赐我智慧,于是我问她说:“大夫,妳是北京的名医,来美国作什么?”她说:“来美国研究脑细胞。”

我就问她:“脑细胞的功用为何?”她回答说:“你是牧师这都不懂,大脑的细胞是管思想的。”

我说:“噢!请问,人身体的细胞每天新陈代谢,脑细胞也会更换,那么人的思想是否也会跟着变更呢?”她说:“人的思想会在知识和教育的增加中改变,但不是随脑细胞的新陈代谢而更换(注:1999年7月,我在Nashville、华人浸信会证道时,有一位中国医学学者告诉我,近来发现人的脑细胞是一生不更换的)。”

我又问她:“一个人死了,脑的细胞还在,他的思想还存在吗?”她回答:“人死了,虽然脑细胞还在,但已不能再思想了,除非生前有著作,否则他的思想是不存在的。”

我说:“奇怪!为什么脑细胞存在,而思想不存在?”她说:“这个问题不是医学问题,不是我所研究的,我不知道,也没有答案。”

我说:“你没有研究,你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人的思想虽然藉着物质的脑细胞活动,但不属于物质的细胞,思想是属于灵魂的范畴,所以脑细胞虽然还存在,但人一死思想就不存在了。同样,人的感情、意志、欲望等也是藉着物质的细胞活动,但不属于物质的细胞,乃属于人的灵魂。”

这位大夫突然惊讶地说:“那么人有灵魂啰!”我说:“是的,本来就有,不过因妳所受的错误教育,使妳不承认人有灵魂,也不知道它的宝贵。”

这位大夫紧接着问:“我从小到大接受无神论的教育,至今日作医生,还是相信无神论,我反对神的存在,你能拿出神来给我看,证明祂的存在吗?”我说:“朋友,如果妳反对神的存在,神已被打倒了,妳还需要再反对神吗?”

她说:“如果神被打倒了,当然不再反对。”我问她:“那么妳现在反对、不信神的存在,又说明什么?”她立刻说:“神是存在的。”

是的,神是存在的,不过人不喜欢祂,所以盲目地反对祂的存在。如果神真的不存在,人还反对什么?反对一位不存在的神,岂不是一件很愚笨的事吗?她醒悟地说:“那真有神的存在?”不过她有些不服气,质问我:“请告诉我,我这一生行医助人,有什么罪?”

我低声地说:“大夫,我不是公安人员,也不是美国情报局的人员,我不知道妳有什么罪。能否告诉我,在中国,什么行为叫作罪?”

她沉思了一会儿,然后说:“当毛主席在位时,他说的话,谁不听从就是罪!”我回答说:“是,我同意妳对罪的定义,一国之君的话,谁不听从就是罪。”那么我问妳,万王之王的话,有人不肯听从是不是罪?”她急忙地问我:“谁是万王之王,祂说了什么话?”

于是我花了将近五个小时,对她讲解主耶稣和祂赦罪,叫信的人得生命的救恩。感谢主,圣灵感动她,最后她问我说:“耶稣这么好,祂的教导如此宝贵,祂的救恩这么真实,我要相信祂,可以吗?”我立刻说:“当然可以,耶稣现在就在我们中间,要拯救妳。”

她急忙东张西望地看了一下,问道:“在哪里,我并没有看见祂。”我说:“祷告就可以经历祂了。”

她说:“我从来没有祷告过,不会祷告。”我说:“我教妳祷告。我说一句,妳跟一句。”

当我祷告说,亲爱的天父!她也跟着说亲爱的天父时,就哭了。这位年逾五十的大夫,在称呼神为天父时,圣灵重生了她,她与天父有了生命的关系,有了父子之情,所以哭了。接着我再教她祷告:“求主耶稣用宝血洁净我一切不信祢的罪,今日我愿意接受祢作我个人生命的救主,奉主耶稣的名祷告,阿们。”

感谢主赐我智慧和适当的话语,带领这位大夫信耶稣。如果不是这位复活、永活、无所不在、无所不能的救主耶稣住在我心中,我哪有智慧带领这位无神论、唯物论的共产党员信耶稣呢?

耶稣具备了作救主的四个条件,我们应该清楚知道,在每天的生活中去体验祂,去向没有信耶稣的朋友、同胞作见证,让这位人类的唯一的救主耶稣,成为每个人的救主,并且作真正的基督徒,与耶稣同活,过一个圣洁、光明、有智慧、有力量的人生。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