属灵争战的“守与攻”

信徒守住所信的道已经很好,但是进一步还要攻破撒但坚固的营壘。“守与攻”是信徒作战的方式,就像不作所不当作的,是守住了神的律法,更进一步作律法所吩咐当作的,是先守住了所信的道,然后才能攻破那坚固的营壘。使徒保罗就是守住了所信的道,又在神面前有能力攻破了撒但的营壘(林后10:5)。

“或攻或守”是随着环境来决定的,在某种环境中需要“守”,在某种环境中需要“攻”,需要正确的战略,否则不但不会战胜,还会被撒但打得落花流水。

主对推雅推喇的教会说:“我不将别的担子放在你们身上。但你已经有的,总要坚守,直等到我来。”(启2:24-25)主没有叫推雅推喇的教会“攻”,只命令他们“守”,因为该教会的内部已经腐化了,一部份的人跟随了耶洗别,行奸淫、吃祭偶像之物,余剩的一部分,主向他们的要求就是守住所信的道。

但是以弗所的教会,就是“攻”的作战策略,他们不但是“守”了所信的道,更进一步不容忍恶人,实验那自称为使徒却不是使徒的,恨恶尼哥拉一党人的行为。好像以利亚的时代,神保守了七千人没有向巴力屈膝,但他们只“守住”了所信的道,而有能力的以利亚是“攻破”敌方的营壘的;他靠着神的能力把以色列人的心意夺回,使那些被耶洗别所引诱欺压的百姓归向了耶和华真神。然而当属灵争战猛烈达到最高峰的时候,全面的争战展开了,“攻与守”都是需要的。藤牌是守卫的兵器,圣灵的宝剑是进攻的兵器。“能攻能守,双管齐下”才是神精兵战胜的策略。

保罗对哥林多教会说:“我们争战的兵器,本不是属乎血气的(林前10:4-5)”,他也对以弗所教会说:“我们是与属灵气的恶魔争战(弗6:12)。

信徒争战的对象不是人,因此所用的兵器也不属血气的;虽然有时候撒但是藉着人来攻击我们,但我们却不直接与人发生血气的争战;我们的争战是专门攻击神的仇敌就是魔鬼,至於人是神所爱、所要拯救的,神虽然不爱罪,却是爱罪人,人是爱罪却不爱罪人,所以我们的争战若是以人为对象,就是搞错了争战的对象,记得我们是与属灵气的恶魔争战。当我们有信心的时候,神的能力从我们的信心中透出来的时候,不是人不敢动,乃是魔鬼不敢动,魔鬼不敢动,就不能使属他的人不敢动,因为一切恶事和抵挡神的事,都是撒但在人心中运行的。

我们常是看错了对象,把事情看成是人的,是某人来对付我、是某人抵挡我、是某人敌挡神、是某人作这事、是某人作那事,就是忘记某人心中的那一位,忘记了某人只是傀儡,不过是被魔鬼利用了,这样我们就不会拿起属血气的兵器抵挡某人,与人交战。我们若是看见是魔鬼而不是某人,我们就向着魔鬼争战而不向着人争战,我们的争战就不失去了正确的目标,同时我们也就不恨那些被撒但利用的人,并且怜悯他们,肯爱他们,也为他们代祷,我们就不会蒙骗@与人有争,与世有争”而失去了基督徒的见证,同样是被撒但利用。让我们放下属血气的兵器,拿起神全副的军装,就是真理、公义、平安、信德、救恩和神的道,多方祷告和祈求,与属灵气的恶魔争战,靠着主依赖祂的大能力,作刚强的人,战胜撒但一切的攻击,胜而又胜地为主作美好的见证荣耀神(弗6:10-20)。

我们时常怀疑我们为什么不能领人归主?为什么神不用我们?其实不是神不用我们,神巴不得有器皿为祂所使用,只是我们在神面前不合用。当神使用我们的时候,神看见这我们里面有几分是贪爱世界,有几分是爱惜自己,有几分是胆怯,有几分是虑憂,有几分是骄傲,有几分是嫉妒,有几分是不信的恶心,有几分是血气之勇,当这些“几分”一同加起来的时候,你说神怎能用我们呢?主耶稣说:“你们是世上的光,你们是世上的盐”,失去了光的荣耀和盐的味道,我们怎能荣耀父神呢?别人怎能因我们的缘故归向主呢?

求主用圣灵光照我们,虽然知道在属灵的争战上撒但攻击很厉害,然而我们更要依靠主,才能胜而又胜。啊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