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圣经看末世预言

◎于中旻

 

“第一要紧的,该知道经上所有的预言,没有可随私意解说的;因为预言从来没有出于人意的,乃是人被圣灵感动,说出神的话来。(彼后1:20-21)

圣经是一本奇妙的书,因为是永生神的灵写的;因此,也必须随圣灵的引导解说。如果随人意解说,不但会变成五花八门,怪异百出,而且是违背神的事。所以我们不能不严重其事。但很可惜也很可怕的,是人往往尽用私意来解经。波斯湾战争,是最近的一个例子。战争一起,人们就急忙的抢着往预言上拉扯:解预言的书与文章,趁热纷纷出笼,变成了畅销!甚至幼稚地把伊拉克强人写成”撒但”胡森,简直是华人肤浅的政治宣传手法,咒骂敌人以泄愤,是不可取的,是轻薄的作法。

甚至连一些属灵的圣徒,也难免陷入这种错误。就说“敌基督”吧,这个预言中的人物,候选人名单可真是够长的。在教会历史中,早就有人指它为教皇。十七世纪的“第五君王”(Fifth Monarch)派人物,认为清教徒推翻了英王查理二世,就是”大红龙”(参启12章)被摔在地上;而巴比伦,波斯,希腊,罗马四国之后的第五君王,就是打碎大像的巨石(参但2章),耶稣基督的国度,就要显现出来了;而且有人肯定的指出,新耶路撒冷要在美洲(那时还没有美国)实现。

到了二十世记,锡安主义及以色列复国逐次展现,战争武器逐次升级,附会预言的资料也更增多。墨索里尼被选定为”敌基督”等。第二次世界大战过去了。墨索里尼倒了。在反华气氛高涨时,“大红龙”被指为中国,二万万东方马军(参启9章)被指为华人,在哈米吉多顿大战中送死,不亦快哉!这种捕风捉影,投机附会,虽然给某些人达成了成名发财的目的,但显然与福音使者的动机相反(参帖前2:3-5),使主的名大受亏损,更违背释经的原则。对预言渴求了解,”愿意明白其中的意思”(参但8:15,27),并不是坏事;不能明白其中的意思也不是可耻的。因为我们都不比但以理更智慧,恐怕连他一半也没有。但不要因好奇心,或利用别人的好奇心,而加以强解。我们且看看圣经怎么说,预言的主(参彼前1:11)怎么说。

预言与预兆

主耶稣在被钉十架前末后的一段时间,与门徒说起末后的事。这是“橄榄山的教训”:耶稣在橄榄山上坐着,门徒暗暗的来说:“请告诉我们:什么时候有这些事﹖你降临和世界的末了,有什么预兆呢﹖”(太24章,可13章,路21章)这问题包括两部分:(1)什么时候﹖(2)什么预兆﹖

明显地,从圣经记载耶稣回答中,我们看见,主耶稣把问题的次序倒转过来──这是改正信徒的立场和观点──先谈预兆,再说时候。这有什么意义呢﹖有很要紧的意义:包括逻辑上的理由,和观念上的重要性。

“预兆”是说到改变的先兆。所以,中心问题在于变。是什么样的变呢﹖圣经说:“这都是灾难的起头”。“灾难”原文作”生产之难”。生产是一项改变,是“世上生了一个人”(参约16:21)。这里主耶稣说的,是一个新的国度,新的文化将要诞生;在这个新国度,新文化来到世界上以前的改变,就是灾难或产痛,是为这喜乐的诞生的准备。这包括:

一.人事的变:国际战争与内战,“民要攻打民,国要攻打国。”这是起因于人际关系的改变,人唯顾自己,恨人主义,自私,斗争流行;社会达尔文主义”适者生存”的思想,使人”彼此陷害,彼此恨恶”;伦理道德沦丧,爱心消失,形成一个没有光没有热的世界。

二.自然的变:饥荒,地震。人祸加上天灾,战乱造成凶年。现代人的滥用化学制品,造成环境污染,生态失衡,以致破坏气层,真是造孽自害。

三.宗教的变:先是宗教的迫害,以至宗教战争;更有宗教的混合与迷惑;假基督,假先知将要起来,吸引人跟从他们。他们能这样作,当然不惜曲解圣经,所以我们当在圣灵里谨守祷告,在真道上保守自己。

这些事的背后,都是由那恶者撒但魔鬼主使,不外是敌挡神,引人陷入沉沦。

预言与时候

“生产之难”的疼痛,是新国度将要诞生的征兆;就是主基督的再临。主耶稣知道门徒的渴望与关切;但对于不健全的好奇与投机,主绝没有心愿要满足他们。所以这是“主不语”的范围。

至于主再临的“那日子,那时辰”,祂真是一问三不知:人不知,天使不知,子不知;“惟独父知道”(太24:36)。

到主耶稣从死里复活以后,门徒仍然对于日期时候有浓厚的兴趣,问主说:“主啊,你复兴以色列国就在这时候吗﹖”他们是想要知道主的计划和日程。但主回答他们:“父凭着自己的权柄,所定的时候日期,不是你们可以知道的。”(参徒1:6-8)又是以“不可知”回答。因为神有祂自己的节目,不是叫人把注意力放在以色列国的复兴,而是新国度的建立,就是基督的教会:“这天国的福音要传遍天下,对万民作见证,然后末期才来到。”(太24:14)这是说“末期”,也不是说主再临的日子。

主更进一步说明,那些假借基督的名义哗众取宠的,都是出于邪灵,为要迷惑人。所以我们要分辨时代的朕兆,儆醒防备,等候主来,预备主来。

预言与圣徒

很清楚的,圣经有关末世预言的对象,不是为了使世人受恐吓而悔改信主,而是为了圣徒。

  喜乐的盼望:

当世人“吓得魂不附体”,面临灾难的威胁,不知如何逃避的时候,圣徒却不是这样。主耶稣说:“一有这些事,你们就当挺身昂首,因为你们得赎的日子近了。”(路21:28)想想看,这有何等的不同。世人因产难而魂不附体,圣徒却因新国度诞生的荣耀喜乐而挻身昂首!一忧一喜,是因为归属和立场的差别。圣徒“因盼望我们主耶稣基督所存的忍耐”,使我们面对苦难而勇敢无惧,甘受逼迫而喜乐,等候主耶稣从天降临(参帖前1:3,10)。

如果你还面对将来末世而心存惧怕,没有进入永生的把握,解决的办法不是寻求预言,而是接受福音。因此,圣徒有这方面的责任。

  严重的责任:

主耶稣在复活升天以前,对门徒的托付,是莫管神国的时日,而善用自己所有的时日,为主作见证人,传扬福音(参徒1:8,可13:10)。因为福音是唯一的救恩之道。另一方面,我们圣徒当注意预言,特别是预言的责任,“念这书上的预言…听见又遵守其中所记载的。”(启1:3)遵守预言中明显的教训,比猜测其中的隐秘更重要许多倍,因为这是主吩咐的,是圣徒的责任。知道主心意而不遵守的,要受更多的责罚。这是圣徒必须注意的。

约翰是热切盼望主再来的;在启示录里他如此表达过。但在四福音中,独有约翰福音未提到末后的事。

约翰福音讲生命。信而重生得救的人,有了永生的新生命,那新国度就在人的里面,他是借着圣灵与主相连的。约翰福音却记载,主耶稣说:“我去原是为你们预备地方去;我若去为你们预备了地方,就必再来接你们到我那里去;我在那里,叫你们也在那里…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借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约14:2-6)

最要紧的,是我们要先弄清楚与主耶稣的关系,确知借着祂,能到父那里去。不问这世界什么时候临到它的末日,要确定我们已经在那新国度里开始。

来源:金灯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