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轉進新戰場

星學

蒙恩得救後,在基督裡重生的族群便進入了一條新戰線——在地若天的另類沙場。初從浸禮池中出浴的我,曾傻傻地以為立地成就「華麗轉身」,我與世界將會全然迥異了。但沒多久就發現並不是那麼回事,一切還是既熟悉卻又有點陌生。

鸚鵡學舌的起步
俺先是學著儘快長成「滿有基督的身量」,遂在聚會時,刻意操用聽來的宗教術語來講話或禱告,以顯得較為「屬靈」了。比如將以往在大陸慣用的口頭禪「為人民服務」,換稱「服事主、服侍人」;敬仰「人民的大救星、紅太陽」,改作「崇拜宇宙的真神、造物主」。雖然形式上有點貌合,但神不似,湯沒換,藥卻是換了。因為「此上帝」已非商賈店家,媚俗顧客、溢美名的「彼上帝」。還有諸多的一干專用名詞、禮儀等等。時隔多年後的今天回顧起來,未免是鸚鵡學舌,忒紙上得來,總覺淺了,莞爾一笑。
後來俺參加教會內的具體事奉了,從當招待、收奉獻、帶查經,到煮飯、看孩子、打掃衛生等。始品出,絕知此事要躬行的滋味,這可不是一條容易走的路。而那些更廣泛的活動,像外出短宣、關懷探訪、接送慕道友、組織各項事工等,益發牽扯有限的精力,付出的越來越多。
再往後就更明白,這條看不見的戰線拉得甚長,絕非僅在教會這塊小園地施耕耘,偏安聖殿一隅, 「固若金湯」,而是在圈外的職場、家庭、社區等方面衝鋒拓展,在「廣闊天地」中,大有作為。像明光照耀,把真理生命之道表明出來,應驗耶穌的話:人點燈,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燈檯上(太5:15)。

走出溫室的服事
確實,基督徒並非活在教堂的溫室、真空裡,而是「浪跡江湖」,上班謀生於俗世的荊棘與石頭縫中。此乃宣教的前沿陣地,我們的職守所在。相形之下,神家裡的做工較為簡單些,工時亦短,只要「按著更次看守羊群」就行。好好作一顆「螺絲釘」,不貪圖教會中的名聲,或爭奪主內的地位;主把你擰在哪兒,便固定在斯、各司其職;諸「釘」之間不應有啥利益衝突。縱使事奉中偶有小摩擦、鬆動,亦屬「人民內部矛盾」,在神愛的屋簷下,總要彼此包容理解,多能解決過得去。
可是在外面世界的服事,行道就艱險為難許多了,需花費的時間也漫長。尤其如今世事詭吊,爾虞我詐,「外邦人」愈來愈多被無神論籠罩著,肆無忌憚。個人的利害關係和名利爭奪,令人或「明火執仗」或「暗中較勁」,使出渾身解數、拼得你死我活,近乎於「敵我矛盾」,令混跡其中的基督徒之處境十分尷尬,疲於奔命應對招架。

靈巧又馴良的矛盾
若多一點兒「靈巧像蛇」吧,就偏往以牙還牙、魚死網破,犯罪、走樣了;若傾向於「馴良像鴿子」呢,就偏向坐以待斃、任其宰割,被耍、遭涮了,這恰當好處的分寸極難拿捏。加上不論得時與不得時,總得硬著頭皮跟這些「化外人」佈道傳福音,委實愛在心裡口難開。「向什麼人就作什麼人」固然不錯,但卻不能「與狼共舞」、同流合污;源自現實還得高於現實,這恰如其分的尺度真不好把握。「羊入狼群」,如何適從?
然而,我們絕不能因此就分具兩副面孔、備「雙重人格」。應當一視同人,以真身的不變應塵世的萬變,誠實無偽、無可指摘,成就神意。要始終保持「一顆紅心,兩種準備」:彰顯主名的赤心,不隨環境際遇弗同而異;準備吃虧受苦,各人擔當一己的擔子,背起十字架跟從主;預備將來大審判時能夠在寶座前站立得住,榮獲良善忠心之僕的冠冕。
耶穌曾歸納《聖經》的總綱,是「愛主、愛人如己」。神就是愛,愛心是聯絡全德的。重生者通過「毫不利己、專門利人」,來體現上帝對世人的大愛,反過來就是愛神。換言之,為上帝服務之「本」,表現在為人民服務之「標」上;無論做啥,只要做在一個看得見的人身上(不管他是誰、對你如何),就等於做在了那看不見的主身上(太25:40)。
雖然「人不為己,天誅地滅」是世間常態,可是新造者就是要脫去舊人、反其道而行之,效法吾主捨己,拿出憐己惜身的精神來愛他人。試著把周遭的人當成自身:拿裡衣,再加件外衣;走一里,陪行二里。這樣便能化干戈為玉帛、轉敵為友,容易處世、開展工作。便能在這彎曲悖謬的世代,作好神無瑕疵的兒女。

新戰場上的新戰術
誠然,重生後的我等仍攜挾著屬肉體的血氣,時有軟弱並不足奇,不可能「一輩子光做好事、不做壞事」。若是容易做的話,就毋庸當基督徒了,「狼入羊群」多順溜,但行嗎?「新人」就是要「進窄門」、「走窄路」,體現在實際生活中,這也是神教我們在其中受經練。就把它「上綱上線」,提升到事奉神的高度來認識,也就是無論做啥,都要從心裡做,像是給主做的,不是給人做的(西3:23)。
靠著在心裡運行的聖靈,不計算人家的惡,不用人的聰明去「鬥智」,一切順從上帝的安排,這是新戰場上的新戰術、基督精兵的基本素質。誠然,得勝在乎萬軍之耶和華,倚靠神的兒女,必要取得最後的勝利,得獲神基業的賞賜。若實在有不情願、「過不去」的坎兒時,就想想耶穌說的:不要自己伸冤,寧可讓步,聽憑主怒……伸冤在我,我必報應。(羅12:19)努力地交託再交託,神的軛是容易的,天父一定不會虧待自己的孩子,世間無數的美好見証早已顯明了此點。
我們也常被提醒,若是熱心行善,有誰害你們呢?就是為義受苦,也是有福的。不要怕人的威嚇,也不要驚慌,只要心裡尊主基督為聖。在很多的情況下,向同事或鄰居言傳聖道,顯得有點蒼白無力,張口閉口「經曰」,可能會適得其反。而身教則是「無聲手槍、秘密武器」,默射出堅定純正信念的好行為,軟化感召世人,神便藉此潛隱作工了。就常作準備,當有朝一日人問起你心中盼望的緣由,便以溫柔敬畏的心娓娓道來、回答各人(彼前3:15),定會奏苦口婆心、唇槍舌劍所莫及的功效,以善勝惡。

重生後的精兵本色
重生後我們所度的餘生,是場看不見的屬靈爭戰,聖靈引導著基督徒,在魔鬼布下的滾滾紅塵「迷魂陣」中,縱橫捭闔。
重生後我們所置的職場,是片大而無形的禾田,叫信徒以身「殉職」示愛,悄悄地播散下福音的種子,收割初熟莊稼。
重生後我們所居的社會各角落,是座常被忽略遺忘的大熔爐,神的兒女就是在這裡被熬冶、煉淨成足赤金銀的。
重生後我們所參與的教會,如同神的大家庭,是塊小「自留地」,讓信徒們衝鋒陷陣歸來,卸盔解甲安然休憩,仍潤精兵本色。
每一個神的兒女,重生後都應立足教會、放眼世界。並要高度重視「雞毛蒜皮」中的服事,在衣、食、住、行、工中顯出超凡脫俗來,因為只有在小事上忠心,在大事上才會忠心。就運籌於幃幄之中,在主的殿裡裝備、休整,穿戴神所賜的全副軍裝,用愛心作兵器。然後出征與邪靈惡勢進行較量、鬥爭,充分彰顯出脫胎換骨了的我們「火眼金睛」、威武神風來。有基督掛帥引領指揮,人間「天軍」自會所向披靡、決勝於千里之外,克敵榮神益人也便水到渠成。最終迎來重生者與主歡聚的新天新地,與主同在,好的無比!

 

来源:飞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