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隐谱系的家谱(4)

续……)

 

  • 该隐心里的罪恋慕他

通过初期教会伟大的使徒保罗的内心告白,我们就能真切地明白该隐内心的恶种的本质。

罗马书7:20讲到,“若我去作所不愿意作的,就不是我作的,乃是住在我里头的罪作的。”可以说隐藏在该隐心里的恶种就是“罪”。“罪”的原形总是与我的人格——即全人(指外体和内心)有关联。保罗在罗马书七章中,反复地揭露了在自己心里引起严重分裂悲剧的元凶就是“罪”。这与神指责该隐时一样,“你若行得好,岂不蒙悦纳、。你若行得不好,罪伏在门前。它必恋慕你,你却要制伏它”(创4:7)。

圣经在警戒我们,“走该隐之路的人”必定有祸(犹11)。今天,我们应当远离该隐的路,制伏我们的罪。

稗子的比喻教训我们,到了末时,撒旦会针对所有的人撒下谎言的种子,即便是神的选民也不例外。稗子的特点是人睡觉的时候,被撒在田里,等到收割的时候,才会被发现。

所以,我们要时刻警醒,保守己心。不要让魔鬼把稗子撒在那已经撒了好种、领受了神道的心田里(箴4:23,箴16:32,太13:19,25-27)。否则,就像该隐一样,即便有多年的信仰生活和年限,最终难免变成魔鬼之子、魔鬼的帮凶。圣经告诉我们,人被谁制伏,就是谁的奴仆(彼后2:19,约8:34,罗6:16,多3:3)。我们应当成为神的奴仆,结出成圣的果子(罗6:22)。应当热心为善,作神的真子民(多2:14,弗2:10)。

  • 该隐居住在“挪得”之地

犯了罪的该隐反而厚颜无耻地对神说:“我的刑罚太重,过于我所能当的”(创4:13-14)。如果这句话是出于该隐的悔改之心也就罢了,可惜他丝毫没有悔改之意。诗篇的作者曾发出心灵的痛悔,说“不要丢弃我,使我离开你的面;不要从我收回你的圣灵”(诗51:11),显然该隐却完全与之相反。

杀人者该隐受到的咒诅是什么呢?第一,“你种地,地不再给你效力”(创4:12)。这比亚当受到的咒诅还严重(创3:17-18),甚至土地也拒绝接受该隐。对于亚当而言,必终身劳苦才能从地里得吃的;对于该隐则是地不再给他效力。也就是说,无论种什么样的庄稼也不会有任何的收成,虽然劳苦也得不到任何的收获。第二,导致了流离飘荡的结局(创4:12)。该隐从此就开始了流离彷徨的生活,不再有舒适、安逸的居所。

如此,罪使我们不能与神同在,并能够断绝我们一切的关系。如果书院了天上的神,那么,在地上也得不到自然万物的欢迎。而且我们在社会生活中,与人的关系也会变得薄弱,结局就会被孤立和排斥。

该隐的后裔就这样背离了神,住在了挪得之地(创4:16)。“挪得”具有“彷徨人,流浪人,逃亡人”之意。这就是离弃神的后果,即没有明确的生活目标而流离彷徨的人类现状。这与喜乐之地伊甸园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犯罪的人每有一个人能从这地的咒诅中得到自由。惟独信耶稣基督,才能享受富足与丰盛生活的路,此外再没有其他能够打破这个咒诅的。

该隐在挪得之地建造了一座“城”(创4:17)。NASB版圣经将此单词翻译成“he built a city”。“城”的希伯来语是“伊日”,是指“城邑”。在“最初建造城邑”的背后,隐藏着人类企图减弱被神逐出伊甸园的咒诅,并且企图合力建造高城,从此完全摆脱神的管制而独立的意图。人类离弃神之后,建造城邑的事在创世记十一章巴别塔事件中达到了顶峰。

自从人类背离神,把自己关在自己城中的那一刻起,流离的生活便拉开了序幕。从此不管人类付出多大的努力都一无所获,不过就是扬起灰尘的“挪得”之地。他们建造了一座城,就按着他儿子的名,将那城叫作“以诺”。由此可见,他们企图留给后裔的是罪恶的温床(创4:17)。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