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隐谱系的家谱(5)

(……续)

  1. 以诺

该隐的儿子以诺与塞特的第六代孙以诺同名。但是,塞特的后裔以诺是一位敬虔的人,是信心达到顶峰的人。而该隐的儿子因是属世俗的、不敬虔的人,是该隐离开神之后所生的第一个儿子(创4:16-17),是人本主义思想初熟的果子。可以说,该隐希望自己的儿子献身于人本主义家族的事业,所以给儿子起名为有“献身”之意的以诺。

与该隐谱系的其他人相比,圣经比较详细地说明了第一个以诺的出生。

创世记4:16-17   “于是该隐离开耶和华的面,去住在伊甸东边挪得之地。17该隐与妻子同房,他妻子就怀孕,生了以诺。该隐建造了一座城,就按着他儿子的名,将那城叫作以诺。”

通过“以诺”名字的意思(奉献、开始、先生)分析:

  • 该隐建造了一座城,就按着他儿子的名,将那城叫作“以诺”。离开神的人把以诺的名字奉献在了夸耀人本主义的堡垒上。
  • 犯罪的人类离开神以后,正式“开始”了革新运动。他们为了随心所欲的生活,颠覆了所有先前与神同在时所享受的幸福和美善。从人类第一次建造的城名“以诺”中就可以看到这一点。
  • 所以以诺就成了传授不信神和背叛神的反面意义上的专业“先生”(始祖、元祖、祖宗)。

该隐所造的城名叫“以诺”,所以以诺这一名字变得非常有名。人们可能经常提起“以诺”这个名字。

也许,以诺成为了当时世代家喻户晓的人物,但他的名字却与神毫无关系,是一个被神全然遗忘的名字。

他就是“按名是活的,其实是死的”人(启3:1),是没有存在意义的名字。在暂时寄居、终将离开的世上,圣徒的尊贵之名或许微不足道,但他们的名字必记录在神国中永远的生命册上而不被涂抹(启3:5)。为了成全父的旨意而被钉在十字架的耶稣,从父神那里得到了“超乎万民之上的名”(腓2:9)。跟随耶稣的脚踪,顺从神旨意的所有圣徒的名将被记录在生命册上(腓4:3),这是神赐予圣徒的荣耀。被记录在神生命册上的我们的名字必不被涂抹,也不会消失。

该隐和他的儿子以诺开始了没有神的生活。该隐宣布从神独立出来后,不仅给第一个儿子起名叫“奉献、开始、先生”,而且还给他们居住的第一个城起名叫“以诺”。该隐和以诺离开神以后,可能为自己制定了远大的计划和抱负。他们梦想建造武神的地上天国,为自己建造一座华丽的城邑与伊甸园相媲美。

但是他们离开神的结局又是怎样呢?他们成了大屠杀和一切残忍、罪恶的精神之祖。他们以为地上的乐园很快就能实现,但却与他们开工时的浩大声势相反,他们所造的城邑逐渐变成了充满罪恶、凶杀、不法、腐败的城邑。

我们的生活中离开神而开始的事何其多啊!不是有很多没有神的活动计划、没有神的创业计划、没有神的结婚计划、没有神的养老计划等等吗?万事的开端就是神。因此希望能够相信,我们无论做什么都先祷告、查圣经、问神人,那么神就会自始自终负责我们的一生,并且结出果子。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