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不同,不相為謀?

陸思緹

疫苗之爭打或不打?

歐洲近來的空氣很火爆。七月十七號,全法國有一百三十六個街頭遊行,共計十幾萬人走上街頭,抗議總統馬克宏於七月十二號宣布的強制醫護人員施打新冠病毒疫苗政策。人們強力反對總統的「獨裁專制」,唾棄他企圖限制個人的自由決定權。(註)事實上,政策宣布之後的兩天,正是法國的國慶日,當時已有數萬人走上街頭抗議。馬克宏的這項宣布只是接下來一連串更嚴苛政策的第一響炮。八月起,舉凡出入餐廳、酒吧、咖啡館、購物中心、醫院、養老院,以及電影院、博物館、遊樂場、音樂會等等公共場所,都得出示施打疫苗、康復,或是快篩的陰性證明。

德國至目前為止還沒有類似法國的強制施打疫苗規定,但是這個議題一樣引發爭議。

爭論不休,關係破裂

七月中的一個週末,我和一群教會的弟兄姊妹到市中心的行人徒步區傳福音。當天陽光普照、晴空萬里,城裏頭人來人往,好不熱鬧。大家因為疫情所受到的行動與活動限制已經有一年半多了,人人都渴望出去「透透氣」,和久違的朋友歡聚。於是,露天的咖啡座滿是聊天的人群。

但是,這片「欣欣向榮」的光景,也參雜著抗議的聲音:「以限制旅遊強迫當白老鼠!」有人手中拿著的標語牌寫著。「停止因為疫苗造成的隔閡!」

的確,現在,人們碰面,第一句話不是:「今天天氣真不錯!」,而是「打疫苗了沒?」贊成的人趨之若鶩,唯恐慢了半拍。有人為了捷足先登,甚至想方設法,明明一年難得見奶奶幾次面,現在為了能插隊打疫苗,就謊稱是照料年長的人。但是,另一方面,也有對疫苗的安全性持懷疑態度的人,自願放棄工作單位送上門的施打機會。

誰對,誰錯?

大家爭論不休。有人認為自己握有絕對真理,幾乎把本身的觀點視為必須說服他人的「宗教」,歧視或排拒不同想法與做法的「異己」。我認識的人裡面,就有人因為這個議題跟從小一起長大的老朋友大吵起來,幾乎因此斷交。

有一位反對打疫苗的父親對已接種疫苗的兒子說:你不再是我的兒子,因為你的基因已經被改變。

因為一個疫苗,造成親情的阻絕、友情的破壞、社會的分裂,值得嗎?

我們是否忘記,別人跟我們一樣,也有大腦,也會思考;他們也有自己的考量與判斷?

民主制度的理想在於:由人民作主,讓人民有權決定國家政治的運作方式。那麼,攸關個人生命安全的藥物使用 (疫苗隸屬藥品管制局的範疇),我們應該剝奪各人的自主權嗎?贊成的人應當對他人施加道德的壓力,或是以限制行動、工作、旅行的自由來變相施壓嗎?而反對的人應該給贊成的人扣上懦弱、怕死、愚蠢等等的帽子,來彰顯自己的智慧與優越嗎?贊成的人有他們的理由,同樣的,反對的人也有他們反對的道理。無論作何決定,各人都必須去承擔這決定的風險與後果。人類的智識畢竟有限,目前我們對這個病毒,以及這個新型的疫苗所知並不周全,無法給我們足夠的數據來批判,遑論譴責、甚至詛咒不同意見的人。

虛心接受,尊重他人

我們的天父上帝賦予人類寶貴的自由意志。耶穌雖充滿智慧,是終極的道路、真理,與生命,但是祂並不強迫我們。祂是一個道道地地的紳士君子,祂尊重我們,並把是否要追隨祂的決定,交在我們每一個人的手中。這種尊重他人的胸懷,是我們的榜樣。

新冠病毒造成了全球經濟的衰退,生命與心靈的無限損傷,給了我們許多挑戰;但是也像一面照妖鏡,反映出我們的自私、自義,以及思想方面的死角與漏洞。當一件事情威脅到自身的性命與安全時,人性的黑暗面就顯露出來了。我們需要重新檢視自己的態度,抵抗驕傲、排他、優越的心態,虛心去尊重他人的決定。

箴言說:「不可倚靠自己的聰明……不要自以為有智慧。」(箴3:5,7)使徒保羅也告誡我們:「要彼此和睦,不可心高氣傲……不可自以為聰明……如果可能,總要盡力與人和睦相處。」(羅12:16,18)

新冠肺炎引起的種種議題,正好給我們一個練習的機會。疫情終會有過去的一天,但願到那時,我們所建立的價值體系沒有被破壞、親密的人際關係也仍存在。

来源:飞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