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防线

◎亚谷

要把你们如同贞洁的童女献给基督。(哥林多后书11:2)

人一生应该有认为最重要的东西,绝不能舍棄的,甚至宁愿以生命的代价坚守。
在中国人某些人的观念中,是“气节”。文天祥就是这样的人。
文天祥(1236-1283)生在南宋末季,逢国家外有忧患,元兵从北方入侵;朝廷各样亡国条件都具备。小朝廷内,各人自私,贪腐,派系,疑忌。他是个文人,二十岁中状元,沒作过要职肥缺,於亡国大业无分,卻自以守土有责。
他看到国家危亡,尽散家财,募兵勤王。因遭受排挤,在外地卑位多年,最后任右相时,国事已经山穷水尽,政府的败亡条件已经成熟。到那地步,他竟然接受使命,天真的去与強敌议和这样的差事。
在全然沒有希望的环境下,文天祥忠心为国,知其不可为而为之,奉献上一切,也失去了一切。他失败了。失去了家产,失去了家人,失去了国土。最后,被羁囚三年,“正气歌”的序言中,敘述他被囚土室,诸恶气交侵的苦难,坚贞不屈至死,失去了生命。但他坚持不能失去的,是气节。
文天祥留下“正气歌”,千百年后,仍然激励人,激励许多人,踏着他的腳蹤,在继续写下历史。
在千年之先,万里之外,有一位同样心志的人—为了忠心於一个永远的国度。

使徒保罗善於教导。他要哥林多教会认识,信仰是极为重要的。学习的过程,是用所知道的事,增加,衍展到更大更新的界域。

我为你们起的愤恨,原是神那样的愤恨。因为我曾把你们许配一个丈夫—要把你们如同贞洁的童女献给基督。我只怕你们的心或偏於邪,失去那向基督所存纯一清洁的心,就像蛇用诡诈诱惑了夏娃一样。(哥林多后书11:2,3)

这是教导他们,在信仰上要纯一,要清洁。
现代人不注意贞洁,甚或轻蔑贞洁,以为是过时的陈腐观念;特別是妇女解放运动的极端分子,更加以咒诅。但在古时,把贞洁看得非常严重。人若娶妻与她同房,“女子沒有贞洁的凭据,就要将女子带到她父家的门口,本城的人要用石头将她打死;因为她在父家行了淫乱,在以色列中作了丑事。这样,就把那恶从你们中间除掉。”(申命记22:20,21)对於哥林多教会,在一个以淫乱知名的城市,有必要灌输他们贞洁的观念。
在另一方面,要避免对“蛇的引诱”过分解读,扯到生理上蛇的后裔,如诺斯底異端。这就像推想路加福音第十五章的“浪子”,他的母亲如何如何,那就偏离了喻意。“神那样的愤恨”着意在许配的女子,应该持守贞洁。
还要注意的,是“把你们许配”,是指群体,所指不应移用於个人—教会是基督的新妇。罗马天主教修女有“嫁给基督”的说法,移於个人感情,意念上已不纯洁。

论到信仰上的纯一贞洁,是今天教会极忽略的事。滥爱与对於“容忍”的误意,对教会造成伤害。基督的新命令,是“你们要彼此相爱,像我爱你们一样。”(约翰福音15:12)这是真正的团契(约翰壹书1:5-7),同甘共苦,有无相通,在光明中团契(哥林多后书6:14-18)。使徒保罗吩咐教会,必须谨慎防备假使徒,免得在信仰上堕落,失去对基督起初的爱心,就是忠贞不贰的爱。这是最后防线,必不可妥协的。
使徒保罗不是在大教堂里的宗教人,安乐享受,坐领厚俸,华服高轩。使徒自己列举:“多受劳苦,多下监牢,受鞭打是过重的,冒死是屡次有的…又屡次行远路,遭江河的危险,盜贼的危险,同族的危险,外邦人的危险,城里的危险,旷野的危险,海中的危险,假弟兄的危险;受劳碌,受困苦,多次不得睡,又飢又渴,多次不得食,受寒冷,赤身露体。除了这外面的事,还有为众教会掛心的事天天压在我身上。”(哥林多后书11:23-28)
趋炎附势的跟随者,一个一个像秋叶凋落,落在地上无声的腐朽;少数人仍存盼望,“为这国受苦”(帖撒罗尼迦后书1:5)。保罗为了天上来的使命,叫人与神和好。这正是他的节旄,是作基督使徒的凭据。
今天的基督徒,应该循随前贤的腳蹤,秉持忠贞,为主永不败坏的国度,竭力尽忠。阿们。

来源:翼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