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的盼望

◎于中旻

若有人生病,就应该了解:自己的情形如何?谁能为我作些什么?

今天,如果我们冷静观察一下人们行事的方式,就可以感觉到有些事情不对了。无论你叫它作道德低落也好,心理苦闷也好,文化失调也好;只是一件事实,就是混乱,而这种混乱,是由人的内心发出的。

只要举目看现今的世界,就可以发现,大家在制造罪恶,其情形正如制造垃圾一样,所发出“自私”的臭气四溢,以至使人感觉这世界已是不适合个人居住的地方。

人类正是濒临灭绝的深渊,而希望却是遥远而渺茫,被乌烟瘴气所掩蔽。

除“罪”之法

有些“仁慈”的心理学家认为,人犯罪不过是环境的牺牲品,损害他人者本身仍是受害者,应当予以同情。这种论说假定人是“中性”的,如同一张白纸,染苍则苍,染黄则黄;其本身生而等于“零”,既没有正数,也没有负数;这些正点与负点都是后天所加给他的,我们称正点比较多的是“好人”,负点比较多的是“坏人”。但其本身对他的行为不必负责任,因为有刺激,就有反应,他受到损害,就要求补偿。这样,为什么还要定他的罪呢?

这种说法是很动人的,但结果是人赦免你,你自己也赦免你,就形成一种假的“平安”。除去“罪”这个名字,却不能除去“罪”的事实,只是一种麻醉而已。

人的情形

人生而有“求知欲”,即证明其离了神─真智慧的泉源─变成了无知。人在寻求,说明了他迷路的情形。有人以为若能明了而控制自然及社会就可以成功,但到了最后,发现最不能了解和控制的,还是“我”自己;这是一切问题的原因,也是最大的迷失。

今天,我们必须了解的,是人堕落的情形和神的爱;这唯独在圣经中,才能找到答案。事实上,人不全是环境的牺牲者,却有分于制造使别人被牺牲的恶环境。人是生来就有罪,灵与神隔绝,心怀恶念,到时就行出来,是完全无望,且是该被定罪的;惟独在基督,才能被拯救,脱离这无望的情形。圣经说: 因我们还软弱的时候,基督就按所定的日期为罪人死。为义人死,是少有的;为仁人死,或者有敢作的;惟有基督在我们还作罪人的时候为我们死,神的爱就在此向我们显明了。现在我们既靠祂的血称义,就更要借祂免去神的忿怒。因为我们作仇敌的时候,且借神儿子的死得与神和好;既已和好,就更要因祂的生得救了。不但如此,我们既借我主耶稣基督得与神和好,也就借祂以神为乐。(罗马书5:6-11)

这说到人在罪中的情形。就灵的情形说,是“作仇敌”,是与神为敌的。就魂的情形说,是“作罪人”,从小心就怀恶念,有机会就行出来。就肉体的情形说,是“软弱”,不能行神的旨意,不能讨神的喜悦。

在这情形之下的人类,可想而知是何等可怜,又从何谈“改正”、“道德标准”等美好的字眼?圣经说:“古实人岂能改变皮肤呢?豹岂能改变斑点呢?若能,你们这习惯行恶的便能行善了。”(耶利米书13:23)这就是古往今来许多人的活动努力却失败的原因。希圣希贤,只成了追忆的悲剧;“道德重整”,也被发现是山穷水尽!

唯有基督

我们的盼望乃是在耶稣基督。圣经论到世人“都如羊走迷,各人偏行己路”(以赛亚书53:6)。“都”是表明罪是一个普遍的悲剧,世上没有无罪的人:“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神的荣耀”(罗马书3:23)。“如羊走迷”是在迷失的悲哀中,没有生之目标,且活在危险之下,不能自救。“各人”正表明人性自私,而结局是走向灭亡之路。

主耶稣为担当我们的罪,被钉在十字架上,流出宝血,死了,三天后复活,升到天上,且将要再来。信祂的罪得赦免,与神和好而称义。祂是暗世的盼望。所以当认罪悔改,相信接受耶稣基督,得重生的生命,才有永生的盼望,在世上也有圣洁公义的新生活,行在主的光中,至终进入不息的光荣。

现在,就归向主!

来源:金灯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