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相效力

神创造万有都给我们效力,无论是能看见的,不能看见的,是高处的,是低处的,连撒但在內,都是为我们效力的;无论作事者的本意是善是恶,因着神的智慧和能力,没有一件事对我们没有益处的,没有一样东西不给我们效力的。

大卫说:“耶和华的使者,在敬畏祂的人四围安营,搭救他们。”(诗34:7)先知说:“我必在我家的四围安营,使敌军不得任意往来;暴虐的人也不再经过;因为我亲眼看顾我的家。”(亚9:8)希伯来书的作者说:“天使岂不都是服役的灵,奉差遣为那将要承受救恩的人效力吗?(来1:14)

不但我们有了危险,天使保護我们,他们还有一个任务,就是为我们赞美神。在大卫的诗篇中说:“听从祂命令,成全祂旨意,有大能的天使,都要称颂耶和华。你们作祂的诸军,作祂的仆役,行祂所喜悦的,都要称颂耶和华。”(诗103:20-21)

我们是何等有福气,因为我们是神的儿女,我们的地位高过一切受造之物,神爱我们也是高过一切受造之物。天使也有犯罪的,但神不救拔天使,至於神为什么不救拔天使,我们不知道,我们不明白;但神叫祂的独生爱子为我们死,神为什么要救我们,这个我们仍是不知道,不明白。但有一件事是我们所知道的,神就是爱,祂为我们一切的心意和作为,都是从爱中发出。

可惜我们时常怀疑神对我们的大爱,尤其在我们逆境之中的时候,在我们得失之间。我们必须清楚明白,在人间的失丧,正是在主里面的得着。当我们失丧了属地的东西,这正是为属灵的事倒出空间来。在世上的丧失不过是失掉了在主里面的“间隔”;最大的失丧是失掉了与主之间的“间隔”。世界的失丧不可怕,所怕的是失丧了主,或是从主失丧了。神有时特意叫我们有所失丧,为要我们得着上好的。

你看浪子失丧了一切才回家来,虽然他的失丧是罪有自取,但父亲仍旧把上好的袍子给他穿上,把肥牛犊为他宰了,用一切上好的来补足他所失丧的。信徒的灵程如同走天梯,神愿意藉着环境叫我们登峰造极;失去了一层,又上来一层,失丧的多就得着的更多;这样我们就渐渐地脱离地的吸引而往上升;不但是痛苦、愁烦、罪孽,要脱离,连属地的快乐、幸福、享受,也都要一步一步地遗留在我们的下面,我们的心灵一日更进一日地与神相近,直到我们站在神的高度。

失丧和痛苦,割断我们与地的关系,我们才能与主更深的合一。若是我们要在地上扎根,不肯前进,主就要来搅动窝巢,如大鹰领小鹰展翅上腾;所以我们在地上遇着失丧和失意的事,要知道这是神慈爱的手引领我们前进。以色列人在旷野的时候,苦的玛拉不能久留;甜的以琳,神不许他们久住,神所要领他们所到之地乃是流奶与蜜的迦南美地,所以不许他们在旷野的美景中留恋。我们是真以色列人,神更不能让我们在世界的福乐中停留而留恋忘返。

因此我们明白,无论是失丧或患难本来是仇敌的武器,是要害我们的,但我们若顺从神的旨意用信心把它接过来,就成了我们的“兵器”,可以抵挡更大的失丧和患难。信徒得胜的秘诀,不是要与失丧和患难奋斗,这是世人的办法;我们乃是在失丧和患难中操练自己,使我们更加老练、更忍耐、更爱主、更轻看世界,使我们能应付更大的患难和失丧,可以为主成就更大的事。

我们受患难、受痛苦,必须操练到在我们身上不起作用,失掉了它的威力,不再使我们“痛不欲生”,我们就很超然地行在一切之上,这样不但苦难不能害我们,反而成了我们的益处,成为腾空飞翔的翅膀,脱离地心吸力。

不信神的人要得着这样的成功是很难的,但我们这信神又有神生命的人,神的圣灵又住在我们心中,我们要进到这种地步并不为难;因为我们以基督为至宝,已经因祂看万事如粪土。所以世上的事,是好是坏都不足以介意,因为我们另有所爱、另有一个心志、另有一个盼望、另有一个家乡、另有一个国度。圣灵是我们的力量引领我们前进,患难、痛苦是外面的力量推动我们,我们在这两个力量之中,你想我们的前进是何等的迅速?世界上的事,在人看为好的,那些并不是我们的利益,惟有人看为不好的,更是与我们有益的。信徒在世福中的时候即便像约伯一样完全正直、敬畏神、远离恶事,对神的认识还是肤浅的,但约伯经过患难、痛苦之后,就在神面前深深长进。约伯在苦难最沉痛的时候,他说出何等有力量的言语:“惟愿我的言语,现在写上,都记录在书上;用铁笔铸刻,用铅灌在磐石上,直存到永远。我知道我的救赎主活着,末了必站立在地上;我这皮肉灭绝之后,我必在肉体之外得见神。我自己要见祂,亲眼要看祂,并不像外人。”(伯19:23-27)

当我们的灵性已经进到这样“炉火纯青”的地步,才会真正明白保罗所说:“我们晓得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就是按祂旨意被召的人。”(罗8:28)用信心接受神的话并遵行祂的旨意,就没有一件事不会对我们没有益处了。

愿尊贵、能力、荣耀归神。啊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