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占苦难的便宜

◎戴永富

只剩下雅各一人。有一个人来和他摔跤,直到黎明。那人见自己胜不过他,就将他的大腿窝摸了一把。雅各的大腿窝正在摔跤的时候就扭了。那人说:“天黎明了,容我去吧。”雅各说:“你不给我祝福,我就不容你去。”那人说:“你名叫什么?”他说:“我名叫雅各。”那人说:“你的名不要再叫雅各,要叫以色列;因为你与神与人较力都得了胜。”(创32:24-28)

雅各是个奇葩的人;圣经说,雅各“在腹中抓住哥哥的脚跟,壮年的时候与神较力”(何12:3)。雅各从母腹里就已经与哥哥角力(他们是双胞胎),长大后善于为自身的利益钻天觅缝而抢得先机,甚至从哥哥以扫那里骗取长子的名分,最后窃取了父亲要传给哥哥的福分。比之爷爷亚伯拉罕,雅各显得更精明更有抱负:他在福分面前当仁不让,面对挑战也不易气馁。多年后在即将面对恨他入骨的以扫时,他还自作聪明地把家人分成两队,因为以扫若击杀一队,其他一队还能生存。在深夜里与神角力后,他还利用这难逢而惊险的相遇为自己确保恩福。雅各集坚持不懈与精明强悍于一身,但他的狡黠显然不可被信徒效法。但雅各对神及其福分的不懈追求被神肯定,而我们也要像雅各一样对属天的福分有进取心。

亚里斯多德曾说:“德性一般是处于两个极端的中间。”所以,勇气是处于怯懦和粗狂中间,而节俭是位于吝啬与挥霍之间。这说法虽非绝对,却颇为合理。面对考验的信徒容易陷入两种极端:要么在忧惧中觉得一切都靠自己,要么在无奈中觉得既然一切都是靠神,自己只管被动就是了。第一极端是忽视神的恩典的激进主义,而第二极端是忽略人的责任的宿命论。这两种极端其实都是来自畏惧:第一极端是出于人对受苦和失控的惧怕,而第二极端乃出于人对挑战和残酷现实的恐惧。照此,关键的是如何在信靠神的条件下积极为神所用。虽然这些极端都一样危险,但在某些时候,信徒更容易陷入第二种极端,使他们在考验中停滞不前。但信徒的惰性会给黑暗势力提供很大的方便。

神呼召亚伯拉罕、雅各和我们与祂立约,为的是让人可以与神同工。神很谦卑,祂虽无所不能,但还拣选卑微软弱的人与神一起完成祂的救赎使命。雅各的坚持也事关神的使命,因神要通过雅各一家使万民得福。神有时使人觉得神正在与自己角力,旨在激发人的信心而使人勇往直前,并非叫人躺倒不干。信心是积极行动的源头,因为信心就是对神的话和应许的全心信靠,而这全心信靠也是加强爱神之心。缺乏坚忍的爱是在变化中靠不住的爱。信心能产生出创意;当事奉遭到拦阻时,信徒对神的信心使信徒想出一些新颖的办法让事工在挑战中兴旺。马可福音记载,有四人抬一个瘫子去见耶稣,但因为人很挤,他们拆去房顶,把瘫子连人带褥缒了下去,而基督肯定了他们的信心(可2:3-5)。信心使人为超越眼前的拦阻动脑筋;这说明信心与积极行动没有矛盾,也说明了信心与迷信的不同,因信心的坚持离不开智慧。

另一个相关的故事可见于马太福音第十五章21至28节。当时犹太人鄙视迦南人,认为他们是圣约外的罪人。有一个迦南妇人再三恳求耶稣治好她女儿。耶稣拒绝了她,但这妇人还是跪下来央求耶稣。耶稣于是给她泼冷水:“不好把儿女的饼丢给狗吃。”不料那妇人不但不走,反而“反驳”耶稣:“小狗也可以吃主人桌子上掉下来的碎渣儿呀!”耶稣听了后,便说:“你的信心真大!就照你所想的,给你成全吧!”耶稣本来没有侮辱她,而只是考验她的信心。加尔文说,雅各与神角力的故事说明,神在挑战我们时也赐予我们抵抗的力量,使我们在角力中得胜。就像耶稣对迦南妇人的数次为难是如同疫苗一样让她更强壮也更积极,神所允许的各种试炼会加强人的信心,令人在挑战中能力争上游。这也意味着我们要为神的国“挽救光阴”,意即在考验中,我们不让撒但把光阴改成使我们远离神的坏时间,而化光阴为信靠神且积极作工的良机(以弗所书五章16节的正确翻译是“要赎回时机,因这时代邪恶”)。撒但仍然到处肆虐,信徒若不积极让神在他们身上动工,眼前的时光会白白地被恶者侵占。

然而,信心的坚持和积极性的主要目的是灵命的成长或人效法基督的表现。说信徒在考验中要有上进心,不是说信徒无论如何要拼命挽救自己的事业,因神有时是要我们停止的。但不管我们的事业或计画如何,我们还是要在仰望神和效法基督等属灵事业上有进取心。新约的子民和雅各不同,因目前,我们所追求的福分主要不是关于今世需要的满足(虽也包含着这个),却是我们在基督里的成长;而未来,我们效法基督的成就会给我们复活的身体和完全的满足。因此,虽然我们有时无法利用苦难改善工作或经济等身外之物,但是我们总能占苦难的便宜而给自身灵命带来好处。若我们在挣扎中决定不浪费试炼而视之为信靠神而效法基督的良机,如此我们就赎回了表面上不好的时间,化之为被圣灵充满的好时光。对信徒来说,像雅各一样与神角力而占苦难的便宜至少有以下两个表现。

第一个表现是祷告和读经。祷告是集积极性与屈服于一身的操练。一生习于奋斗的雅各无法完全战胜那位“神人”。神只摸了雅各的大腿窝就能使之扭伤,这令雅各觉悟到,与他角力的这位是个超自然存在。雅各于是挽留神说“你不给我祝福,我就不容你去”;如此,他蒙福的方式主要是通过祷告,即一个抓神不放的祷告。在圣经中,全知之神竟然要亚伯拉罕、摩西、迦南妇人和其他信徒与神“讲价”,仿佛允许他们“说服”神或“改变”神的主意。神其实完全知道祂自己要做什么,但神谦虚地决定要通过信徒的不断祈求而成就神的旨意。神借此呼召信徒不仅要恒心祷告,每次祷告也要有全心的投入,并不怕向神陈明自己要求的理由。但祷告不仅是与神角力的过程,也是人与自己角力的过程,因通过祷告中的挣扎,信徒逐渐发现自己在动机上或要求上的问题。因此,祷告离不开读经,因为神的话会规范祷告者的心和要求。在读经中与神角力的意思是我们不厌其烦地深思所读的经文之意义是什么。我们不安于自己能容易理解的道理,而要挖掘出藏于圣经的属天宝藏来。信徒为此勤于参考注释书,而不只是被动领受牧师的讲道。总之,我们要占祷告和读经中的挣扎之便宜为自己的灵命带来福分,而这也是神与我们同工的表现!

第二个表现是积极事奉。信徒的一切工作都是事奉神的表现,但积极工作的信徒容易落入偶像崇拜陷阱:若事奉的成就是出于追求声誉的动机,信徒所完成的使命也不会蒙神悦纳。由此,信徒要保持积极和顺服之间的平衡,也就是说化事奉的积极性为信靠神的表现。这意味着信徒不是为了事奉而事奉,乃是为了神而事奉。毋庸置疑,与神同工的信徒要有魄力、创意和主动性;神有时考验信徒,为的是使信徒熟练于寻见或创造事奉良机而让神的工作“无论得时不得时”都能兴旺。但信徒的努力和积极性不能被那种自我倚靠的激进主义极端利用,而总要出于信靠神的心。这样,我们的事奉也不会受到我们对失败的忧惧的支配。事奉的积极性不应出于忧惧,因一切都靠神的恩典,否则,积极性会沦为狂妄的野心。但这也不会让信徒犯宿命论错误,因为信徒在挣扎中的积极性和魄力,只要是出于信靠神的心,就是神在世上工作的表现。

来源:金灯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