寅岁谈虎

◎于中旻

 

蒙神恩典,又站在新的一年开始。中国干支纪年,岁次壬寅,依序为虎。
圣经地区沒有虎,因此圣经只说到狮子。狮子是以物类敘述,作为比拟,並不作为预言或预表。因此,魔鬼如同“吼叫的狮子”(彼得前书5:8);不过也说“义人胆壮像狮子”(箴言28:1),在神面前的四活物(启示录4:7),基路伯其一为狮子的脸(以西结书10:14);基督耶稣更是“犹大支派中的狮子”(启示录5:5)。其共同点是勇猛,表率群兽与虎相仿。
不过,谈虎与本土文化无关,因別处也山有虎。倒是晚近“纸老虎”的普及,已经超越疆域。
曾有政治领袖,把“纸老虎”轻蔑的当作吓唬人的意思;其实,有一种“纸老虎”,伤人厉害得很,比山林老虎,和市虎都厉害,是指纸张印上文字的书,作思想的载体。不过,人多半忽略,不加注意,以致每疏於防备,甚或被其伤害还不知道。
十九世纪的达尔文医生(Charles Darwin, 1809-1882)其物种源始The Origin of Species),粗疏的动物科调研,衍生出错误的哲学,忽视互利共生的综合规律,选择性的观察局部现象,称为“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许多人不周採详察,贸然接受,成为武略的潮流;以致陷入对立竞爭,欺寡凌弱,弱肉強食,背离传统崇尚大同的文化。其实应该建立人类命运一体的正确概念,追求和平共荣,进而达成人与物的协调,保持环境美好。希腊文的宇宙(Kosmos)一字,基本上就是和谐与秩序的意思,也是完美与至善的最高理想。
二十世纪野心家希特勒(Adolf Hitler, 1889-1945),受了野兽哲学熏冶,写出劣作我的奋斗(Mein Kampf),居然有群众不辨析谬误,受其蛊惑,盲目跟从;以致数百万的犹太人被莫名其妙的仇恨焚烧,其所挑起的侵略战爭,几乎毀灭整个世界;更不幸的是,这“纸老虎”仿佛瘟疫在地球表面上扩散,许多区域,有各样大小军阀私淑他,施行暴力统治,受害者无以数计。“苛政猛如虎”,实源於恶劣的书—噬人的“纸老虎”。
尼采(Friedrich Nietzsche, 1844-1900),德国的疯狂哲学家,谬论流传,也是沒有控制的“纸老虎”,把文明社会,变成率兽食人的绿林。为害之烈,远不止影响德国的独夫,更是荼毒世人。
不过,正如狮子只是威威猛烈的比拟,虎也兼有善恶两方面。中国传统於虎害之外,以虎为兽中之王,以老虎有好的一面,期望虎能驱除城狐社鼠,镇妖辟邪。谈虎不必色变,正义的书为“纸老虎”,确实更可发挥威力。
兰谟(Charles Lamb, 1775-1834)曾写过文章,说莎士比亚的剧作,不是给人演的,是给人读的。当时似乎是故作悖论。其实,想来真是灼见。因为人不论如何动人的表演,演到底是表;读书熟思,才可深入人的思想。
到今天仍然如此。传播媒介虽然有进大步,达到多彩多姿,有声有色,甚至如梦如幻;但仍然是表,还是读书能夠洁化人的思想。再说莎士比亚的剧作,在他三十七个剧本中,都引用过圣经,再加取自圣经的涵义。
雨果(Victor-Marie Hugo, 1802-1885)说过:“英国有两本书—圣经和莎士比亚;英国产生了莎士比亚,但圣经产生了英国。”圣经的影响,远超越沒有日落的大英帝国,进入丛林荒岛,使吃人的部族,为福音转化。
美国最受人敬爱的总统林肯(Abraham Lincoln, 1809-1865),熟悉圣经;在他的语词中常引用圣经。最著名的“盖茨堡烈士公墓奉献讲辞”(Gettysburg Address),虽未直接援引经文,但关於“生”之阐释,被认为是近於启示语文的傑作;其“民有,民治,民享”的观念,更传播得既远且久,有“纸老虎”的王者气概。为了人类尊严与平等的真理,为了坚持正义和仁爱,不肯退缩,是历史上唯一圣经的战爭,不是屠戮,而是延续了生命。

林肯於盖茨堡

    进入现在的电子数位时代,荷马(Homer)所谓“有翼的言语”(Winged Words),已经不仅是盖世英雄亚奇力的话(见Iliad),且成为普遍现实;缘此“纸老虎”如虎添翼,进而化至翼虎(E-Tyger)的一步。对於福音广传,更为有效,必有不可估计的助益,传佈好信息给万民。
近来瘟疫流行,区域性群聚受限制,反促成远距视频聚会的普及。年老力衰的头目领袖,无力不能胜的困难;小朋友们技艺赶得上时代,自能驾轻就熟,青出於蓝,成为E文化先锋。身为基督徒,我们责无旁贷,力之所及,参与文宣“翼虎队”,如“翼狮”或“狮鹫”,能夠逾山越海,超城过池,推广电子书基本神学,教训门徒,完成主传扬基督福音的大使命。

来源:翼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