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基督徒生活是否符合基督十字架的荣耀?

卢国强牧师

反思哥林多前书1:18-31

 

在教会历史中有一个最悲惨、最残酷、最无意义的时期,就是十字军东征的时期。在那个黑暗时期,欧洲大帝国在教皇统治下之教会的支持下奋勇地争战并战胜了敌人。在历史记载中,总共有八次十字军东征,其影响不仅延伸到欧洲,也延伸到小亚细亚、叙利亚、埃及,尤其是中东圣城耶路撒冷的夺取。一支由教会领导层批准的政府军,不仅是为了发动战争和征服敌人,但也有掠夺、夺取、杀戮等,并且在间接中,散播了在其他种族或宗教间的仇恨和敌对种子。这场十字军东征中,在其他国家和宗教中存在了不良的影响或污点,因为所有投入战场的士兵,都将十字架的标志缝在衣服上,在那个混乱时期,每个士兵都佩戴着这个标志,作为参战的誓言。

问题是:缝在士兵衣服上的十字架标志是一个好的见证,或是掩盖了基督徒的见证?在那两个世纪中,十字架已成为其他宗教信徒的敌视、反感和苦楚的象征,因为这个标志已被用在征服、抢劫、杀戮、逼迫的动机中,尤其是领土的扩张。

在反思哥林多前书1:18-31,尤其是关于圣经所说的十字架以及对我们作为信徒的意义。在这段经文中,保罗要更广泛、更深入地强调,十字架应该是每个基督徒的测验石或真正的生活标准,十字架也应该是所有基督教事工的准测或基准。实质上,一个基督徒的生活和事奉,更何况是上帝的仆人,他所行的都必须基于十字架,以至于显出美好的见证并荣耀上帝的名。

十字架是软弱的象征

当使徒保罗在以弗所两年半的时间,他收到关于哥林多教会发生争执的不良报告(哥林多前书1:10-13),在相当短的时间,那里就出现分裂的迹象。哥林多教会的主要问题就是世界的影响进入或普遍存在教会当中。教会本该是影响世界并提供良好见证的地方,但教会的行为却与基督的教导不符合。当世界的影响渗入教会,也将一切世俗的不道德行为渗透教会中。

            对有很多问题的教会,和住在这个繁荣城市的聪明人,保罗很坚决地强调,世人一切的智慧都是不足的(1:19-21)。在这一段经文中,“智慧”这词出现10次,大多数是使徒对历代人所依靠的消极表态,就是他们依靠人的智慧、聪明和能力。在当时,智慧人是那些能够用他们的哲学说明生命意义的人,他们靠的是人的力量!但是使徒保罗却说:“上帝岂不是叫这世上的智慧变成愚拙吗?”(1:20下)。人的智慧反而显出人的软弱,甚至人的愚拙!

同时,他明确地说:“我们却是传钉十字架的基督”(1:23)。为什么传“被钉十字架的人”?根据Anthony C. Thiselton,别说是传讲,在公元一世纪时一提起十字架就引起许多人不满。谈及十字架会被认为是羞耻、非常不文明,更是疯狂的事,因为十字架的死是暴虐、残酷、无人性和羞耻的死。

令人惊讶的是,保罗却传基督被钉十字架的受苦和死亡,而世人将之视为软弱或绝望的象征。这一点表示十字架的信息肯定与人的“理想”相对立。人不要软弱;甚至可说人厌恶软弱,并且不尊重任何软弱的方面,人寻找和喜欢权力。

从圣经中我们知道保罗公开表示十字架是软弱的象征。实际上,当耶稣基督被钉在十字架上时,可见人子也不能再做什么。最弱的软弱标志也被认为是失败的象征。软弱和无能为力的标志当然不是力量的标志,然而当基督被钉十字架的时候——就是在软弱和无能为力中——祂却说:“父啊,赦免他们”。在人类历史中,在充满仇恨和敌意的世界中,从不曾有比这更美和更强大的话。因此,保罗是对的,当他说:“但…从上帝的软弱总比人强壮”(1:25)。

这才是基督教的真正灵命,就是在软弱和无能为力中的灵命,即使受到亏损和逼迫,每个信徒都学会宽恕、爱、不生气、不报复、不逼迫或展示权力。基督已经如此地教导和实行。如果我们效法基督,也是保罗所延续和教导的,就是十字架是软弱的,我们就会拥有像耶稣基督一样的真正灵命。因为有这样的灵命,我们就有能力服事众人,甚至那些不配被服事的人。

最近出现了相当多的教导,仿佛通过人的努力或作为就可以获得完全的拯救,而不是藉着基督在十字架上的大工。意思是,有些人相信是人的品质,角色,做事,或贡献就能自救,而不必藉着被定十字架的基督。而实际上圣经的教导强调,人的一切作为、功劳或善行在上帝的拯救大工的框架中都应该是虚无的,若不这样,基督被钉十字架的恩典就毫无意义,是徒劳和毫无价值的。

加拉太书3:1中的记载,“无知的加拉太人哪,耶稣基督钉十字架,已经活画在你们眼前,谁又迷惑了你们呢”?意思是,关于基督十字架的真理本来是如此地清楚和明亮,为何突然会有基督徒转向别方并被其他的神学 “迷住”或“吸引”,以致违背了十字架的概念。

因此,在基督教信仰中,有相当多的人或教会反而露出与被定十字架的基督的相反概念,就一点也不奇怪了。十字架象征的是软弱,而不是人的力量。

十字架是荣耀的标志

哥林多是一个多元化的大城市,这座城市与今天的现代大城市非常相似,都具有不同的民族、种族和多种信仰。在人和信仰的多样性和多元化中,保罗叫教会要成为当地文化环境和社区的盐,并明确地说要继续“在他们的身子上荣耀上帝”(6:20)。

使徒保罗决心坚定地“传被钉十字架的基督”,即使这十字架的福音信息“在犹太人为绊脚石,在外邦人为愚拙”(1:23;参2:2)。这一点清楚地表明福音的本质就是十字架,上帝的仆人必须专注于传被钉十字架的基督,尽管有些人将其视为绊脚石或愚拙。

为什么十字架信息成为犹太人的绊脚石?当主耶稣开始祂早期的事工时,当时的犹太人对弥赛亚的出现寄予厚望,但当祂宣告说人子(即弥赛亚)将要受苦并死在十字架上之后,这个现实成为他们的绊脚石,因为这个现实与他们对弥赛亚的固定概念相违背(即弥赛亚应该是勇士,英雄,不会死的偶像,以致能将他们从罗马的占领中释放出来)。

那么,为什么十字架信息对外邦人是愚拙呢?对于希腊人和罗马人来说,一个人献上自己或牺牲自己是荒谬的,愚蠢的,甚至还死在十字架上。因此,上帝道成肉身,而且死在十字架上的想法,对他们来说是一种不合理的想法。这就是为什么十字架在希腊罗马人为愚拙,也可能在当今时代的理性主义圈子也为愚拙。

倘若我们总结保罗的论点,那么他想说的是:人的智慧实际上显出了人的软弱和愚拙。“十字架的道理,在那灭亡的人为愚拙”,然而,“十字架的道理,在得救的人却为上帝的大能”(1:18)。如果世人认为十字架是绊脚石或愚拙,这一点表示他们对于十字架上的想法已经转移或被另一种神学俘虏了,就像加拉太教会一样(加拉太书3:1)。

对于保罗,十字架就是一切。藉着十字架,信徒在今生和永生中都得到了保障,无论是在肉体或属灵方面,无论是当今的祝福或以后的天福(罗马书8:32)这清楚地表明:凡相信十字架的人,将获得上帝所赐的一切天福,相反的,反拒绝十字架的人,不配获得任何一切,而且上帝的震怒也将临到他当今的生活里,或在以后的永恒里(参约翰福音3:18,36)。同样的,凡歪曲了十字架教义的人或模糊了十字架福音本质的人,这样的人将在今生和永生中失去所有的保障,无论是在肉体或属灵方面,无论是现今活着的祝福或以后的天福。

因此,在哥林多这座非常崇尚奢华、繁荣、光荣和成功,由人的力量和智慧建造的城中,保罗提醒在那里的所有信徒,关于相信钉十字架的基督的起点:“弟兄们哪,可见你们蒙召的,按着肉体有智慧的不多,有能力的不多,有尊贵的也不多”(1:26)。他间接地要唤醒教会,以前还未相信十字架之前,他们“什么都不是”,然而如今,相信了十字架恩典的福音之后,他们成为在上帝面前重要和有价值的人。唯有藉着基督的十字架大工,信徒在上帝面前才有新的身份,好的见证,并过着能够荣耀上帝圣名的生活。

基督已经藉着十字架的大工,一次到永远地完成了真实和永远的“荣耀”,这是人无法靠着自己完成的。因此,保罗尽力唤醒哥林多教会,叫他们不可“拿人夸口”(3:21);相反的,“夸口的当指着主夸口”(1:31)

因此,信徒都应该清楚晓得,他们的生命见证、喜乐、力量、成就、成功,尤其是有荣耀神的能力,仅仅是上帝的大工,而不是人的工作结果或人的努力。因此,保罗说得非常正确:“使你与人不同的是谁呢?你有什么不是领受的呢?若是领受的,为何自夸,仿佛不是领受的呢?”(4:7)。这样,上帝藉着十字架的荣耀,将直接关系到信徒的品格和良好的本性。

尾声

  1. W. Tozer说:“ 可能在你们当中有人在想,传福音和赢得灵魂的使命是首要的。我说:不是!传福音的使命和寻找失散的人并不是主要的。最主要的是:无论你在哪里,你和我都要过着高举基督十字架和荣耀上帝的生活”。

当然,Tozer的意思并不是说宣教和传福音不重要;他要强调的是:相比与宣教事工或传福音,还有更重要的,甚至是最重要的,就是一个人在信仰生活中,要高举基督的十字架,有很好的见证,并荣耀上帝的圣名。唯有藉着这个方法,我们才能将许多人带到基督面前,并且能更加地高举基督的十字架。我们在现今生活中的优先事项是什么?我们在当今的事工中有什么样的见证?但愿我们都能够坦诚、忏悔并羞愧地在基督的十字架前认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