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避世俗虛谈 得着基督至宝

◎谢锡命


一.神奧秘的智慧无可取代

圣经启示,我们所传讲的福音,是“历代以来隐藏在创造万物之神里的奧秘”(以弗所书3:3,9);是“神奧秘的智慧,就是神在万世以前,预定使我们得荣耀的”(哥林多前书2:7)。
这是壮严的宣告!多么圣洁,多么尊荣;无可取代,无可比拟。是来自独一真神的“奧秘的智慧”!
“这奧秘在以前的世代,沒有叫人知道”(以弗所书3:5),是神的爱子主耶稣,在十字架上为救赎世人,流出宝血,三天后复活,将其彰显出来了。感谢主,神又让使徒,先知在圣灵的启示下,在圣经里将这“奧秘的智慧”写下来。
神的道路,高过人的道路;神的意念,高过人的意念(以赛亚书55:9)。若不是借圣灵的启示,这“奧秘”过去,现在,是人的智慧不能企及,不能明白的。我们怎能在传讲福音的时候,掺杂“世俗的虛谈”,“理学”,“虛空的妄言”,“人间的遗传”,“世上的小学”之类的东西,去比喻,代替福音的“奧秘”呢?这是对“神奧秘的智慧”的神性,尊贵,圣洁的亵渎呀!

“信心之父”亚伯拉罕,他的“因信称义”,绝不是靠上述东西的“晓喻”取得的。根据圣经创世记,希伯来书记载,他听到耶和华的一声呼喚,就离开舒适的吾珥,“遵命出去,往将来要得为业的地方去”(希伯来书11:8);神又应许,“万国都必因[他]得福…那以信为本的人,和有信心的亚伯拉罕一同得福”(加拉太书3:8-9)。
圣经记载,彼得在五旬节的讲道,也绝沒有讲“世俗的虛谈”,而是借圣灵大能的神跡;先知关於弥赛亚的预言;主耶稣被钉十字架,三天后复活的神跡;呼召人悔改认罪,接受耶稣为救主。结果三千人悔改,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成了主的门徒(使徒行传第二章)。
使徒行传第十七章记载,保罗佈道到希腊雅典时,与当时希腊哲学家伊壁鸠鲁(Epicurus)和斯多亚(Stoic)两门的学士爭论,他沒有引用以前自己谙熟的“理学”,他早已视此为“粪土”(腓立比书3:8),单单传讲耶稣与祂复活的道。他又到雅典城最高议会的地方,向那些议员,论证创造宇宙和其中万物的神,不住人手所造的殿,不用人手服侍,倒将生命,气息,万物,赐给万人。他大胆宣告,这位创造天地万物的主,“要借着祂所设立的人(即主耶稣),按公义审判天下,並且叫祂从死里复活,给万人作可信的凭据。”保罗所传讲的,就是沒有一点掺假的,纯正的福音奧秘。因而在这拜偶像,讲论哲学成风的雅典,也有人信了主。
保罗表白,他讲道时,並沒有用高言大智去宣传神的奧秘;他定了主意,在被宣讲的对象面前,不知道別的,只知道耶稣基督並祂钉十字架;他说的话,讲的道,不是用智慧委婉的言语,乃是用圣灵和大能的明证,叫听众的信不在乎人的智慧,只在乎神的大能(哥林多前书2:1-2, 4-5)。
纵观保罗的一生,他是个忠心的,为真道打那“美好的仗”(提摩太后书4:7)的神的仆人。他一发现哪里有異端,哪怕是崭露苗头,他就严厉指责教导他们。保罗在第二次旅行佈道时,在加拉太发现有些犹太主义的假教师,主张信徒在信福音之外,还要接受割礼,才能得救。他就立即斥责他们:“我希奇你们这么快离开那借着基督之恩召你们的,去从別的福音;那並不是福音;不过有些人搅扰你们,要把基督的福音更改了。”福音是神“奧秘的智慧”,是圣洁,尊荣,无可取代的!无论谁这样做,“他就应当被咒诅”(加拉太书1:6-8)!
保罗不但自己身体力行,谨守真道,在他知道自己快要殉道,不得再见大家时,他千叮万嘱同工:“我把你们交托神,和祂恩惠的道”(使徒行传20:32)。就是说,他要求他们在传福音的时候,至关重要的是要內心爱主,忠实於主“恩惠的道”。神的话“就是灵,就是生命”(约翰福音6:63),是绝对不容许以“世俗的虛谈”之类的东西,来“把基督的福音更改”,这只能使人得不到救恩,丧失了生命。

二.要远避世俗的虛谈

我们的主耶稣是“世界的光”,“生命的光”;这光要照在黑暗里(约翰福音8:12),使魔鬼在“暗中所行的…可恥的…被光显明出来”(以弗所书5:12-13)。
以下两段经文是“照耀在黑暗里的神的光”:“你当竭力在神面前得蒙喜悅,作无愧的工人,按着正意分解真理的道。但要远避世俗的虛谈;因为这等人必进到更不敬虔的地步;他们的话如同毒疮,越烂越大…”(提摩太后书2:15-17)

这段经文指出,散佈“世俗的虛谈”,不“按着正意分解真理的道”,是不蒙神的喜悅,有愧於主的。人若不识別而接受,就会心里生“毒疮,越烂越大”。另一段经文是:“你们要谨慎,恐怕有人用他的理学,和虛空的妄言,不照着基督,乃照人间的遗传,和世上的小学,就把你们掳去。”(歌罗西书2:8)

为了明白这段经文的教训,目前我们必须查考圣经,並联系中华民族的历史,以及当下的思潮,作认真的反省,思考。让我们凭着神所赐的智慧,作一个福音的使者,把那些目前仍“在掳中”的人释放出来;又击破異端的欺骗,使那些本来不“在掳中”的,不会被“掳了去”。
远在主前七百多年前,创造天地万物的主,独一的真神,就借着以色列的先知以赛亚,预言神的儿子主耶稣会降世为人,在十字架上流出宝血,洗清人的罪,拯救世人;祂要“作外邦人的光…施行[神]的救恩,直到地极”(以赛亚书49:6)。
神又借圣经里的诗篇,指出了全人类通向幸福之路:“慈爱和诚实,彼此相遇;公义和平安,彼此相亲。诚实从地而生,公义从天而现”。就是说,在地上的罪人,只要诚实认罪悔改,神的公义就借着救主耶稣从天而现;而且,“耶和华必将好处赐给我们”,使我们得着神所赐的慈爱,公义与和平(诗篇85:10-12)。
神为了让世人得着祂的救恩,祂引导世上的万国,要赐福与我们,“叫世界得知[祂]的道路,万国得知[祂]的救恩(诗篇67:1-2)。神的大爱,又体现在祂的耐性上,圣经说:“耶和华必然等候,要施恩给[我]们”(以赛亚书30:18)。等候,就是说神等待着顽梗的世人认罪悔改,接受祂的救恩。
在两百多年前,借着西方传教士,这福音传向我们这个有悠久历史的民族,现在,逐渐传遍神州大地!
神愿“被掳的得释放,被囚的出监牢”(以赛亚书61:1)。我们中华民族,有悠久的历史文化,其好的部分,在历史上具有一定的历史地位和价值。但究其实质,是圣经所指出,属於带着“罪性”的人的文化,即是上述经文所说的“理学”,“虛空的妄言”,“人间的遗传”,以及“世上的小学”。历史已证明,过去人在这种文化的薰陶下,是为罪所“捆绑”,是在被“掳”之中。现在,更是道德沦亡,世风日下。这是不容否定,有目共睹的历史真实!
神殷切地等候着中华民族的觉醒,等待着回转归向祂。可是,目前不少人,仍迷恋“世上的智慧”(哥林多前书1:20),借着做“学术研究”,把传统文化“永恆化”,“偶像化”。又通过“通俗化”,“故事化”,“趣味化”,“时髦化”,“古为今用化”,试图“挖掘”古代文化的“精华”,以为拯救,医治当今社会及心灵的“灵丹妙药”;特別是一些青少年,本来对“孔孟之道”,“诸子百家”,“儒释道”涉猎不多,认识不足,亦在这种“复古”风潮中,追慕之,仿效之,受其迷惑。若视此为“圣哲典范”,“金科玉律”,沉迷在这些陈腐东西之中,就失去了寻求十架救恩的动力,如不及早回转,终成人生之大憾!而那些打着做“学问”旗号的诱导者,则是有意无意的,对青少年宝贵的生命,犯下了“误人子弟”之罪了。
圣经启示,“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神的荣耀”(罗马书3:23),即使世上沒有义人,神仍赐人有“良心”。当一个人“良心”沒有泯灭时,仍有“是非之心”,“他们的思念互相较量,或以为是,或以为非”(罗马书2:15)。所以,中华文化中,亦有所谓“圣人”的“圣言”,“圣训”。但按照神的标准,他们不属信而得救,“分別为圣”的人,他们仍是“罪人”。故他们的言行,沒有能力做到完全合一,正如圣经所说:“立志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来由不得我。故此,我所愿意的善,我反不作;我所不愿意的恶,我倒去作。”(罗马书7:18-19)
而且,他们宣扬的“仁义道德”,与神赐给“信而得救”的人,借着圣灵而有的神的“公义”,“圣洁”,“爱心”,是无可比拟的。信的人,就是神的儿女,得着永生,而且不断攻克己身,必然会“与神的性情有分”(彼得后书1:4)。
那些热衷於在中华文化中“寻宝”,以求寻得治理社会,医治心灵的良药,显然是天方夜谭。
圣经阿摩司书里,有一段经文,揭示了当前狂热吹捧中华古代文明,是愚不可及的事,是一种虛幻的空想:“马岂能在崖石上奔跑?人岂能在那里用牛耕种呢?…你们喜爱虛浮的事,自夸说:‘我们不是凭自己的力量取了角么?’”(阿摩司书6:12-13)(“角”即力量)。
所以,为了这个历尽千辛万苦,艰难曲折的中华民族,能得到神赐的永福之乐,我们福音的使者,要以神所赐的智慧,排除万难,破除一切旧文化思想的障碍,把福音传给万民,使“在掳中”的得释放。我们也決不能上魔鬼,異端的当,以致自己被“掳去”。

来源:翼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