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到亚伯拉罕的家谱(8)

第十六代 拉吴

朋友或邻舍

拉吴在亚当后一千七百八十七年出生。拉吴活到三十二岁,生了西鹿。又活了二百零七年,并且生儿养女。拉吴共活了二百三十九岁(亚当后二千零二十六年)就死了(创11:20-21,代上1:25-26)。拉吴与挪亚共世二百一十九年。

路加福音家谱记录为“拉吴”(路3:35)。

“拉吴”的词源源自有“看顾或放牧(牲畜)的草场”之意的名词“列伊”,以及有“放牧、牧羊、结交、成为特殊朋友”之意的动词“拉阿”。

信仰的祖先希伯离世以后,在没有合神心意的信仰领袖。在动荡不安的社会环境中,法勒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够建立好人际关系,在这世上功成名就,就给儿子起名叫“拉吴”。只是法勒作为有信仰的父母,没有教育子女先作“神的朋友”,而是像世人一样,希望儿子在世俗的人际关系上左右逢源。这是多么愚蠢的想法呀!

  • 拉吴可能过的是游牧生活。

拉吴的词源有“放牧、牧羊”之意,这说明他们过的是游牧生活。在古代农耕社会,人们主要以养家畜和种田来维持生计。

游牧生活的特点是带着家畜不断地向有水和草的地方迁移。为了寻找牧草地,通常春天和秋天在草原之间有大范围的迁徙,在一片草原上也有不少小范围的迁移。在巴别塔事件之后,可能有过大范围的迁徙,他们就逐渐以游牧生活为自己谋生的手段。从他们的名字中就可以看出为此而奔波的痕迹。他们到处迁移寻找草原,牧羊家畜,以确保只属自己的生活领域。

在这世上,圣徒也不得不经常面临迁移的生活。圣经指这样的人为“客旅”(彼前2:11)、“寄居的人”(代上29:15)。“寄居”意味着“暂时停留”。圣徒在这地上只是暂时的停留,最后要进入永远的家乡——天国(来11:13-16)。

  • 拉吴只忠于人与人之间的朋友关系。

“拉吴”的词源还有“结交、成为特殊朋友”的意思。巴别塔之前,人类都是同一个社会的成员,使用同一种语言。

创世记11:1 “那时,天下人的口音言语都是一样。”

 

但是,神为了惩罚他们愚蠢的叛逆,变乱了他们的言语,他们就分散在世界各地。

所有的人类只能存在于相互关系之中,这种关系是通过语言的沟通来完成的。因此,语言的混乱给人类带来的不便和障碍是难以言表的。语言不仅影响着日常生活,而且对思维本身也产生决定性的影响。因此,不同的语言会导致不同的思维方式,由此带来的后果远远超过了我们的想象。

这样,神以变乱言语的方式,加深了人们相互间的误解、排斥感和敌对感,使试图抵挡神的巴别塔的建造化为泡影。

也许那时候的人为了寻找语言相近的人而到处大迁移。于是一些人就生活在一起,在彼此交往中逐渐形成了新的生活群体。为了在群体里生存,人们开始和意趣相投的人亲密交往。在这个过程中,首先需要巩固相互之间的利害关系、纽带关系和亲友关系。在这语言沟通不便的时代里,最需要的就是有一个心意相投,灵性相通的亲密朋友。从他名字的含义中,就能看出当时这一时代的状况。

但是我们要记住,离开神建立起来的人与人之间的朋友关系,是把圣徒的脚捆绑在地上的撒旦的计谋。如果拉吴与天上的神携手,把目光放在恢复与神之间的关系上,那么,他就不会因人际关系的捆绑而战战兢兢。而是像亚伯拉罕那样离开那地,在世上作客旅,开始恢复真正的信仰,

巴别塔事件后,人类开始分散在全地。他们的状况又是怎样的呢?他们加强了群体的力量,巩固了生活的基础,再次开始建造看不见的罪恶之城。对犯罪习以为常的人,无论他们走到哪里,为了挑战神并达到犯罪的目的,比以前更加地团结,更加地壮大势力。古代圣贤也曾说过“物以类聚、人以群分”。黑暗的种类、罪恶的势力总是和臭味相投的人同流合污,迅速形成罪恶的群体。

 

  • 真圣徒应该努力使自己被称为“神的朋友”。

与拉吴同一时期,那些信神且持守敬虔信仰的希伯和闪谱系的祖先都离开了那地,渡过幼发拉底河,建立了圣洁的信仰共同体(埃勃拉王国)。法勒及其子孙没有跟随希伯渡河,他们自信留在那地也能过好信仰生活,但在人本主义的偶像共同体中,他们不可能持守完全的信仰。巴别塔事件之后不久,到了亚伯拉罕的时代,连敬虔的闪的后裔也开始随波逐流,崇拜偶像而完全败坏(书24:2、14)。

在这样的环境下,神拣选了亚伯拉罕。在罪恶满盈的时代,选召挪亚建造方舟的神,再一次从罪恶的温床中拣选了亚伯拉罕,计划通过他来建造神的国。

这时候,亚伯拉罕遵着神的命令,放弃了赖以生活的故土,毅然割舍了亲人和朋友等所有的人际关系(创12:1,徒7:3)。出去的时候,他还不知道往哪里去,前途渺茫(来11:8),但是遵着上头来的命令(创12:4),开始了旅客生活。连法勒、拉吴、西鹿、拿鹤都没敢去实践的事,亚伯拉罕却定义付诸了行动。

因为亚伯拉罕更加渴望与神亲近,宁愿放弃与世俗为友(雅4:4),使自己被称为“神的朋友(诗25:14)”。亚伯拉罕是圣经中唯一得蒙“神的朋友”这一尊称号的人(代下20:7,赛41:8,雅2:23)。那么,我们现今是世俗的朋友呢,还是“神的朋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