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究竟有没有神 (6)

问题与答案

科学家会告诉我们说:“生命不能从无生命而来”。那末,生命究竟是从那里来的呢?其实,综合本文上段所说,由宇宙原子,由生物而至人类,如果不信有神的话,就充满了无可避免的种种问题。

科学的发明虽然日新月异,不过仅仅接触到自然界表面而已,自然的奥秘还是始终未明。我们今天所有的各种现代发明;如无线电、电视、飞机,……等等,都是许多第一流的科学家,经多年的研究,绞尽脑汁,始获成功;那末,我们看到宇宙的奇炒,生物之智能,难道没有一位创造者,就自然而然会得碰巧而成么?天空的星球,都在自己的轨道上运行,井然有序,数万年如一日,丝毫不差;科学家证明天体中间存在着极高深的数学关系,物质的极小单位都有极严密神奇的组织,自然的一切都受制于自然的定律;世界不断的在运动之中,无论天上的星辰,或在原子的内部都在运动--我们若稍微思想一下,就难免有一连串的问题:究竟谁是世界的发动者?谁是星球的管理者?谁是自然律的立法者?难道这世界是盲目产生的吗?难道它是自有的吗?

美国纽约科学院前院长马立生氏(A. Cressy Morrison)在其所著之“科学的新宇宙观”中说:“自达尔文以来至今九十年间,我们有着惊人的发现;因着真正科学家的谦虚态度,以及根据科学知识的信仰,我们正在走向认识上帝的途径,比较任何时代更为接近。”马氏的著作中,有一段用不能动摇的数学定律,来证明宇宙是被一个伟大精巧的上智所计划所管理的。他说:

“假使你用十个铜元,上面记着从一到十的号码,放进你的袋里,用劲地摇;再把袋里的铜元摸出来,摸了一个,放进袋去,再用劲地摇,每次摸后放回袋里去。这样,从数学上我们可以知道,你能摸到“一”号的机会是十分之一。连续摸到“一”与“二”的机会是百分之一;连续摸到“一”“二”“三”的机会是千分之一。“一”“二”“三”“四”连续的机会是万分之一。依此推算下去,连继摸到“一”至“十”的机会,简直会达到令人难信的数字——一百万万分之一。

“同样地,地球上要有生物,必须具备许多不得不有的条件,这许多条件,彼此互相联系,决不可能说是偶然碰巧而同时存在的。地球绕地轴每小时自转一千哩,假如它每小时只转一百哩,那么我们的日夜就要比现在的长十倍。在长长的日子里,酷热的太阳会把植物一齐烧枯;而长长的夜里,那幸存的生命也冻死。

“再说我们生命之源--太阳。它的表面热度,在华氏一万二千度。地球和它的距离,恰好使太阳温暧我们而不致太甚。假如太阳只发射它现有辐射热的一半,我们就要冻毙,假如它发射得比现在大一半,我们要被烤熟了!

“地球以二十三度的倾斜角度而自转,使我们有着四季。假如它不是这样的倾斜,那么海洋里的水蒸汽,便要向南北发散,堆成庞大的冰洲,假如我们的月球离地球只有五万哩,那么,潮水的汹涌可使陆地一日二次全浸在水里,就是山陵也会不久因腐蚀而崩坍。假如地壳再厚十尺,地上必无氧气,动物就不能生存。假如海洋再深几尺,二氧化碳和氧气将被全部吸收,那连植物也不能存在了。或是地球的空气更为稀薄,那么每日成百万数的燃着的流星必有几个会撞击地球各部,而到处引起大火。

“由于上述种种以及许多别的条件,人们可以明白:地球上的有生命,假如说是出之偶然,那可能性也不会到一百万万分之一吧!”

可是,我们不妨再举两个浅近通俗的例,用以说明:譬如,著者所写的这一本书吧!没有人会得相信把印刷所里的铅字,随便排版,就能印出这一本书来。再如,当我们进到一间屋内,看见明窗净几,样样都布置得井然有序,美化雅致,谁都会得说,这一家主人,一定是富有艺术思想的,绝对不会有人说,这是出于自然的,而没有主人设计管理的。因此,保罗也以同样的理由告诉我们,说:“自从造天地以来,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虽是眼不能见,但藉着所造之物,就可以晓得,叫人无可推诿。”

以上马氏的主旨,也是要证明宇宙的一切,是先经计划的,决不是盲目偶然的结合。总之,整个宇宙都给我们看见匠心的设计与无上的心智。诗人说:“诸天述说神的荣耀,穹苍传扬他的手段”。在庄严伟大的字宙背后,一定有一位有能力有大智慧的创造者;因为心智不会存于物质的宇宙之内,心思和理智必与位格是相联的,所以神不能是一个抽象的名词,神是一位有位格的神,神是客观存在的。事实上,有神;则万物的奇妙,宇宙的起源,自然之和谐,生物的智能,人类的生命之谜……,都得到了合理的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