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民的凱歌

◎于中旻

在人類歷史,戰爭是英雄與營帳,兵家軍國的大事。人民只是數字,供應是百姓的負擔,損耗是百姓的性命;戰利品和俘虜,要看上面的喜怒好惡,即使分到列兵,總是微少的殘餘;榮耀全都歸於將帥,歌頌“偉大的領袖”,兵丁像是從來沒存在過。這是“一將功成萬骨枯”!
看主不同的國度!因為耶和華喜愛祂的百姓,祂要用救恩當作謙卑人的妝飾。願聖民因所得的榮耀高興;願他們在床上歡呼。(詩篇149:4,5)

神從無中生有,創造了萬有。觀測天文,可以看到的星宿有千億以上—有許多星比我們共有的地球大許多倍!

看哪!萬民都像水桶的一滴,又算如天平上的微塵。…你們向上觀看,是誰創造這萬象,按數目領出,祂一一稱其名;因祂的權能,又因祂的大能大力,連一個都不缺。(以賽亞書40:15,26)

先知用詩意的語言,給我們展示:廣袤無垠的牧野,有一位牧者,領他眾多的羊群,許多的白點,散佈在綠色的草原,沒有邊際,無法數算!
牧者知道羊的數目,甚至熟悉他們每隻羊的名字,一個都不失落。最感動人的是,神如此領天上的星辰,也如此領祂的百姓,微末的百姓!
因為耶和華“喜愛祂的百姓”!祂說:“因我看你為寳為尊;又因我愛你,所以我使他代替你,使列邦人替換你的生命。”(以賽亞書43:4)讀來有些不好意思,這似乎是溺愛!若不是怕涉及褻瀆,真以為神是弄錯了!但無所不知的神,實在深知洞悉我的敗壞,邪惡,污穢;祂竟然差遣祂的聖子,自天降世,拯救我這完全敗壞不堪的罪人。
耶和華揀選,拯救,以你我為祂的百姓;我們只須藉耶穌基督的寶血,坦然無懼的到施恩座前,接受上主為君王,遵行祂的旨意。
“謙卑人”,不是指誰有謙卑的品德,所以蒙主的揀選;“謙卑人”即是卑賤人。我們只要思想,神如何領以色列人,脫離奴役的軛,出埃及,成為國民,敬拜祂;就可以體會神對祂子民的深恩厚愛。
以“救恩”作妝飾,就是榮耀。這是指我們在卑賤困苦的地步,神拯救我們脫離一切軟弱,缺乏,疾病,失敗的境況,而得勝利,自由和榮耀;真是“出水火之中,而登衽席之上”。
我們死在罪惡過犯之中,基督為我們死,神叫我們與基督一同復活;基督活在我們裏面,使我們在死與復活上與祂聯合。這都是由於我們得勝的元帥耶穌基督。

你們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這〔恩〕並不是出於自己,乃是神所賜的;〔信〕也不是出於行為,免得有人自誇。我們原是祂的工作,在基督耶穌裏造成的,為要叫我們行善,就是神所預備叫我們行的。(以弗所書2:8-10)

神為我們預備救恩,就看我們是祂“造成的工作”—已經是成品,作品,甚或傑作。這是祂子民的妝飾和榮耀。
我們更應該感謝的,不是在戰場上艱苦爭持,犯難履險,至終力竭,撫着創傷;像所描繪的英雄,拄着斷劍,發出長嘯,歡呼。試靜下來,思想—“在床上歡呼”。
那是甚麼樣的景象!救恩不是人的工作。耶穌基督在與死亡搏鬥,“藉着死,敗壞那掌死權的,就是魔鬼。”
主在戰場上奮戰得勝,祂的聖民在床上歡呼。希望這不會給人誇張的印象,是提倡在客西馬尼園中耶穌禱告,門徒在天鵝絨床上安睡。只是說,救恩的得勝,人不能作任何增加,也不該據以為自己任何功勞。
當然,我們也可以意會,聖徒為主背起十字架爭戰,在受傷臥床,或病榻上,甚至死亡的床榻上,歡呼主耶穌我們受苦元帥的凱旋。無論如何,戰勝完全是由於主,聖徒只能靠着主誇勝,歡呼。
但我們總要切記:在主國度的爭戰中,聖徒必須以禱告,行動,和一切資源,支持,參與,絕不能置身事外。
最後,基督把一切仇敵踏在腳下,光榮凱旋,要在他們身上,“施行所紀錄的審判”。請留意:“祂的聖民都有這榮耀!”(詩篇149:9)

有可信的話說:“我們若與基督同死,也必與祂同活;我們若能忍耐,也必和祂一同作王;我們若不認祂,祂也必不認我們;我們縱然失信,祂仍是可信的—
因祂不能背乎自己。”(提摩太後書2:11-13)

即將面臨殉道的使徒,持定這榮耀的盼望,與聖徒彼此勉勵。(馬太福音19:28;羅馬書5:17;啟示錄3:21,5:10,20:4,6,22:5)我們也應該謹記這可信的話。
使徒特地鄭重引述,似乎是初期教會的詩歌,也可作為與主一同受苦聖徒的凱歌。阿們。

来源:翼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