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奉的正道

◎于中旻

事奉神是严肃的事,必须避免错误—特别是看似正统的错误,才是那恶者欺骗神儿女的方略。因此,事奉神的人,必须心诚意正,谨慎自己的脚步,行在正路上。

职业化——为肚腹

耶稣的名受欢迎,是因为祂能为人解决民生问题。群众把耶稣当作是大雇主:“我们当行什么,才算作神的工呢?”(约六:28)存着职业化的观念。主对当时那大批跟随的人说:“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们,你们找我,并不是因见了神迹乃是因吃饼得饱。不要为那必坏的食物劳力,要为那存到永生的食物劳力,就是人子要赐给你们的;因为人子是父神所印证的。”(六:26,27)

主耶稣道成肉身,在世服事,祂自然也需要食物,但祂说:“我的食物,就是遵行差我来者的旨意,作成祂的工。”(四:34) 因此,为了服事,祂常是废寝忘食。教会尽多专注肚腹的人,中世纪的欧洲子弟,若不能承受父亲的余荫,由法从政,就谋宗教位置,以为服事教会,是容易混吃的金饭碗,钻营以求,然后游手好闲,不事生产。因此,清教徒时代,告诉他们“作正经事”(弗四:28)。

今代教会中,也不乏这类的人,出入教堂子,早晨盼日落,然后望月终;无志无向,不冷不热,叫人看了就难受,成为“教混子”!有时教会需要他们填满座椅,或组织的名录;实在制造开支,不知如何向主交账。

事业化——为荣耀

基督教成为“国教”以后,随之形成“国民即教民”的观念,得了“宗教自由”,失去了宣教的对象!欧洲的建堂热,竞比更大更高。有史家说:到处听到建造“巴别塔”的声音。至今还影响不少人,把几个地方教会,称为“几间教会”,可见其遗害之深!

其实,这是由于要求存在的认知。本来自然表现,是耶稣基督所说的:“你们若有彼此相爱的心,众人因此就认出你们是我的门徒了。”(约一三:36) 人要另外寻找代替品,证明已经失去原本。

建造自己事业,代替服事,当然不止于古人。今天的教会领袖们,爱主爱人的心淡漠的时候,就变成建立自己事业;或是建立自己事业的时候,爱主爱人的心,就变成冷淡了。这可怕的循环,是那恶者在背后驱动,使服事成为搞事业,业多事多,成为荣耀自己动机的陷阱。中年人哪,要谨慎!这就是“戒之在得”的原因。

专业化——为艺术

更为“高级”的试探,是把服事变为钻牛角尖,有个好听的名词,叫作“艺术”,有时也叫“学术”。

这不是评说关于造型艺术,也不是美学评论;是在教会事工,特别是圣经上的奇思妙想,远离平实和原意,以至表现“看我的”极高明倾向。

几年前,曾见过一本翻译书讲道的艺术,当时不觉得怎样,现在想起来冒鸡皮子疙瘩!平心而论,那不一定是出于译者的佳作,可能是为了宣传着心。不过,得小心,任何事奉,不能成为“艺术”,或什么术,那是恶者的巧术。任何圣工,包括读圣经,有人真把读经弄成艺术,加以别解,当作可以表现其精深。这种趋势,是找个僻小的字眼,可以渲染,而忽略要点。且举简明的例子。

复活的主给予门徒使命—“凡我所吩咐你们的,都教训他们[信徒]遵守。”(太二八:20) 所需要作的,明白清楚的说明—“吩咐”,“遵守”,很少艺术化的余地。

又如耶稣说当时的犹太人,他们的毛病:“你们查考圣经,因你们以为内中有永生,给我作见证的就是这经;然而你们不肯到我这里来得生命。”(约五:39 ,40)哪里需要艺术!圣经里没有永生;永生之道,是接受圣经见证的基督。圣经的字小不容易看清楚,偌大一位人子在这里,到祂那里,信人子的就有生命。可是你看那些宗教人,专有搜奇的奇癖,净挑细微处来说事。

律法规定,饥饿时经过麦田,可以用手掐麦穗充饥,只是不可用镰刀割取。因为饥饿啥时候都会来,包括安息日;所以不是携工具,预谋非法偷取。主设定律法时,怜恤人的饥饿,同胞应该有爱心。 (路六:1-5)饥饿要充饥是小事,吃饱了,得力遵行神的旨意是大事;如同大卫和从人吃了陈设饼,继续赶路。 “人子是安息日的主”,余者更为不足道的小事了。

人濒临死亡或病痛,需要救治。律法精义“爱邻舍如同自己”是大事,需要施救;生病没有预约,治病应该及时,包括安息日也可。耶稣治病忙得不顾饮食;犹太人挑剔耶稣治病不择吉日。 (六:6-11) 耶稣安息日在会堂。教训人,顺便治病,叫右手枯干的人痊愈,又引起法利赛人的“满心大怒”,事情很简单,有何可怒的?可见他们不问是非,只角输赢—为的是什么?他们的释经艺术!

事奉神的人哪!我们的目标要专在于神,不能离开。离开神,为自己,就容易陷入百般错误。

为职业——满足体:事奉肚腹,肉体,饮食,情欲;为事业——满足魂:把圣工变俗务,开大商号,分号;为专业——满足灵:邪灵的骄傲,外面不显露,骨子里是与主为敌,欺骗人,自己也是被欺骗。

求主怜悯,保守我们谦卑在主里,成就神的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