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富岂能乐人心?

◎李锦纶

人在社会中生活,需要钱财是不争的事实,钱财实在代表着生存资源。又因人人都有求生的欲望,对财富的追求便产生了巨大动力,所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句话解释了人类的动物本能,只不过跟一般动物有着不一样的表达形式。雀鸟需要寻找用以维持生命的粮食,而人则要求在经济社会里找到自己的生存空间。在以金钱为交易平台的环境下,要有获取各样资源的能力。不但确保衣食无忧,而且对其他生活所需也能得到满足。故此,对钱财的获取和累积便为理所当然,通过金钱便可随己意交换不同东西。
然而,人又是万物之灵,不会止于生存的基本满足,那具有上帝形象的超越,催逼着人们为自己的存在寻找意义。问我为何存在于世界里?我的存在又跟别人有什么不同?为了寻求超越,我该如何在同侪中高人一等?虽然财富并非唯一的追求,但对不少人而言却有着一定的诱惑。通过致富便能在社会里「随己意」做大事,调配各样物质与人力资源,甚至想像能呼风唤雨。论及财利的魅力,耶稣以玛门与上帝对举:「一个人不能事奉两个主;不是恶这个、爱那个,就是重这个、轻那个。你们不能又事奉上帝,又事奉玛门。」(马太福音十六24)财富不但给予生活的安全感,从钱权可交易的角度看,财富更是权力的象征,在有限的人生似乎能给自己一个历史性的身份定位,即便这可能只是个随时会改变的幻象。因为当构成致富的条件不复存在,便得面对冷酷的现实(有古今红顶商人的命运为鉴)。
知足定能常乐
既然钱财不能带给人真正的满足,但却又是生活必需,我们该有何种态度呢?圣经一贯原则是知足常乐,「因为我们没有带什么到世上来,也不能带什么去」(提摩太前书六7),懂得钱财的物质性相对价值便是至关重要。圣经从未否定财物本身,因为都是上帝通过创造而赐给人的礼物,其本意是让我们快乐地享用,不只为了能维持最基本的生活,也鼓励人以智慧去管理手下的资源,包括通过合理投资而产生财富,这是《箴言》卅一章才德妇人的本领,使家中各项生活需要有稳定供应,更成为丈夫能在社会中得到好名誉的经济后盾(11-12、23节)。
不过圣经的确提醒我们要避免偶像化,把可以得来也可能失去的东西看成绝对。所谓偶像就是把有限的事物当作绝对可依靠的上帝看待,并以全人投入委身于其中,然而委身背后的终极动机却又是为了自身利益。人虽尝试利用偶像来成全自我,但将会发现最终被偶像所代表的欲望所控制,更有什者被操弄欲望背后的邪灵所掌握。以知足的心面对财富却要求「信心」,相信在财富之外还有上帝作为最终的靠山就像小孩子在父母的眷顾下,不但不愁日用饮食,且能快乐享用家中各样资源,因为相信自己活在爱里。
上帝还是玛门?事实上人类心灵有个无限空间,当不以上帝为爱的对象时,我们便会把纯洁的爱扭曲,化为对有限事物产生过犹不及的欲望,财富也将变成辖制人心的玛门。从更广的社会生活看,也只有当人不把钱财偶像化,在不以拥有一切才获得满足的心态下,爱人如己才可能真实。跟有需要的人分享自己的所有,预设了他人与自我同等,我有的生存权利别人也该享有,不该因其所处之环境因素而被否定掉,发自人心之爱而非出于政府权力的胁迫,才会真正让较公平的社会得以产生。旧约路得的故事说明了在敬爱上主的信仰前提下,人便能对生活资源采取非绝对化的态度、乐于分享,《路得记》堪称为圣经实践仁爱生活的典范。

来源:真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