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经中福音遍传的脉络

引言:

研究四福音不难看见接近三分之一的篇幅,都是论述耶稣基督在世最后一周的受难事迹,这是四福音的主旨。耶稣后来升天,表示已经完成来到世上的任务,回到本来神性的威荣,遍传福音的使命就落到使徒身上。使徒行传摘录了福音遍传的关键环节,又使读者了解新约书信的钥匙。本文专论使徒行传信息的结构,为初期教会编织出福音遍传的蓝图如下:

()福音遍传耶路撒冷(11-67)

耶稣复活升天的事实,是使徒们消化不了的事件。他们满腹疑云地接受了新的使命,又驚喜经历到圣灵降临所带来的能力,使徒的宣讲和信徒的群体终于诞生了。可是教会一开始就面对内忧外患的困难,不论是信徒对神、对人的诚信都受到考验,还有旧有宗教势力对信徒的敌意和陷害,都使初生的教会感到窒息。然而,苦难和逼迫使教会日渐拙壮, 甚至当日要治死耶稣的祭司阶级人士也归信了基督,使教会根植於耶路撒冷,第一代信徒都是最传统的犹太族人成为基础。

() 福音遍传撒玛利亚(68-931)

福音遍传耶路撒冷时,触发保守宗教势力的反扑,他们趁机发难,造成殉道事件发生,然而教会乘胜追击,尤其针对那些从外地归侨信徒,他们大量迁往耶路撒冷外围并疏散避居他鄉,却使福音从耶路撒冷外传,贴近犹大地区的撒玛利亚人开始归信基督,连慕道的北菲来客也受洗归主,连祭司得力的打手竟然也变成传道者。教会开始根植在耶路撒冷以外地区,福音传入半犹太族裔和次犹太文化民族之中,这是圣灵伟大的运作。

() 福音遍传叙利亚(932-1224)

既然信徒已经散居各处,留守耶路撒冷的教会领袖便到各地去探望他们。彼得十分意外地探访一名慕道的外籍军官,且在圣灵引导之下“破例”为其家族施洗。原来这项创举并非单一事件,因为大批撤离耶路撒冷的信徒定居于叙利亚地区的安提阿城,也同样向外籍人士传扬福音。这城里有很多外籍人士归信了基督,令社会注目,甚至标签信徒为“基督徒”。教会开始根植在巴勒斯坦以外的地区,福音进入犹太以外的外邦人之中,混合不同民族信徒的群体开始被建立,并继续向外扩展福音和建立教会。

() 福音遍传小亚细亚(1225-165)

首家混合民族的安提阿教会是后起之秀,从此便担起福音遍传的使命。那里教会首次有计划地差遣“宣教士”到外地去传福音(参徒13章),不分民族、地区、文化,只在乎领人归主。这也是使徒保罗首次“巡迴宣教”的壮举,他走过小亚细亚中部不少城镇,期间建立的教会都是混合不同民族的群体。岂料履行基督使命这项飞跃发展,竟然为致力保守传统的犹太领袖痛恨,又惹来教会的“国粋派”犹太信徒的强烈不满,于是全体教会发起第一次的“耶路撒冷大会”(徒使徒行传第十五章),最终归结共识:”犹太和外邦信徒一家亲”。教会从此植根於小亚细亚,甚至开始以非犹太信徒为主体。

() 福音遍传欧洲东南(166-1920)

保罗第二和第三次又出发“巡迴宣教”,经过几番波折后,确认是圣灵带领开阔他的眼光,引渡到对海欧洲南方的马其顿去。所到之处都有人归信基督,就在那里建立地方教会。可是各地群体的保守领袖痛恨保罗不标榜犹太“唯我独尊”的行径,除此以外,本土他族的利益阶层又厌恶福音动摇了他们主导社会的地位,这两群人经常纠党搔乱,又向官府污蔑保罗反叛,幸而官府能明察秋毫,才将动乱平息,让教会保有清白的声誉。教会从此植根於欧洲东南部,信徒群体的犹太色彩渐渐淡化,福音渐渐摆脱犹太民族的土壤,转向外邦各地扩展。

() 福音遍传帝国首府罗马(1921-2831)

欧洲之行不但大开宣教福音遍传的大门,更开阔保罗宣教的胸襟,他计划见证基督,直到帝国的两端。在福音“远走高飞”之前,他先要回到耶路撒冷一趟,岂料痛恨保罗的各地犹太人在那里等着他,煽动群众捉拿他,要处他以罪责。保罗还好得到那里官兵的保护,才脱险生还。保罗在面对“阴谋”和“阳谋”的暗算,经过几番审讯仍被困於狱中。两年后,他只好上告皇廷,终於被押送前往罗马被软禁,然而各地来到罗马城的人流访客极多,保罗都接待并向他们见证基督,信主的訪客又将福音带到全国各地,福音就此被传至罗马,当时的罗马可说是“世界的地极”(徒1:8)——“条条道路通罗马”。

结语:

使徒行传展现了初代教会的传道见证,他们都是以初信者的姿态,摸索谦卑地顺服圣灵的指引,得以突破“自我框框”将福音广传,成就父神美好的旨意。初代信徒在传福音的事上并非毫无错误和缺失,然而神充足的恩典和圣灵浇灌的能力,将基督的福音带到各地各方,各城各鄉,他们在服事之中成长,使福音从耶路撒冷为起点,在短短的三十年间,达至罗马帝国的“地极”迈进,诚然是一件最大的神迹。时至二千年后的今日,福音本应遍传真正的“地极”才是,然而福音仍然还停留在我们所在之地,这才是我们值得深刻反省和检讨的课题。求主向我们施恩怜悯,在我们有生之年还会看见福音遍传直到“地极”的机会和恩典。阿们。